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無碼 動漫,新手必看

  前年春节后,老袁闯入了我的生活。

  那天,我本是陪姐姐去新洲参加相亲会,在旁边看热闹的我,遇到了和我一样也在看热闹的男人老袁。

  帅气的脸庞、中长款的毛呢外套,老袁的样子让我心动。

  我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走到他面前说,能不能认识一下啊?老袁转过脸来,很认真地看了看我,有点犹豫地说,当然可以了!老袁比我大14岁,当时听到他说自己的年龄时,以为他在和我开玩笑,后来看了他的身份证才知道他没骗我,只是他的童颜不输林志颖。

    几次相处后,我不可救药地爱上了老袁。

  他就是我一直要找的“大叔”,从他的眼里也能看出他对我的喜欢。

  然而,我父母却强烈反对。

  爸爸说我是一位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孩,还不知道什么是爱,什么是喜欢,和一个比自己大这么多的人一起生活,以后会有矛盾的。

  正在热恋中的我根本听不进去,“跟谁结婚都得有矛盾不是吗?你和我妈不也是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吗?”爸爸被我说得接不上话,但他依旧是不同意。

  妈妈说老袁有一个那么大的孩子,后妈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的。

  我告诉妈妈,老袁的女儿随她奶奶一起生活。

    倔强的我听不进父母的话,很快与老袁同居了。

  并且我直接、间接地把我和老袁同居的事告诉了七大姑八大姨。

  爸妈最后无可奈何地接受了我和老袁。

    我们结婚了,但生活并不浪漫美好  我和老袁从认识到结婚仅仅用了半年的时间。

    我们把家安在我上班的公司旁边,我上下班走路几分钟即到,而老袁上班开车要四五十分钟,塞车更是要一个多小时。

  婚后,我怕老袁太辛苦,家里所有的家务都是我包了。

  一段时间下来,老袁养成了习惯,他骨子里也觉得做家务是女人天经地义的事情。

  后来,周末我身体不舒服时,偶尔叫他做点家务他也不愿意,说自己有工作然后就躲进书房了。

  其实,有几次我进去,都看见他是在和他女儿聊天。

     接下来的日子,跟大多夫妻一样,我们开始有了争吵,不过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吵小闹,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虽然爸妈无奈地同意了我和老袁的婚事,但我们结婚后,他们从来没给过老袁笑脸。

  老袁是个要面子的人,几次之后,爸妈的态度,让他再不愿意跟着我回家了。

  一方是养育我的爸妈,一方是我爱的老公,老袁和爸妈较着劲,我夹在中间难受极了。

  久而久之,我觉得婚姻并没有我早先想的那么简单,原来我不在乎的许多东西,时间长了后我却在乎起来。

    前年年底,老袁说想买套房子,我非常高兴。

  在登记房产时,房产证上写的竟是他女儿的名字。

  我说我以为你是买给我的。

  “写女儿的名字和买给我们的不一样吗?”他的回答让我哑口无言。

  房产证名字的事情,让我很失望,我觉得他变了,他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伟大。

    去年夏天,我怀孕了,一切不开心的事情都被这个小家伙给挤走了,我想要为老袁生下我们爱的结晶。

  但老袁得知我怀孕后,他的表情并不是我所期待的,他说他年龄大了,平时还总吃药,孩子会不会健康,还说就算孩子是健康的,按年龄推算,等孩子上大学时他都六十了,孩子结婚时他都不一定能看到了,孩子会生活得很苦等等。

  我听出来了,他就是不想要这个孩子。

  当我说那我打掉时,他没有一丝犹豫就答应了,说会对我加倍好。

  我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三天后我就照常去上班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做人流了。

  我觉得好丢脸。

    人流过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觉得自己的这段婚姻真是悲哀透了。

  好朋友说我这样的想法对今后的生活很不利。

  我静下心来,脑子里都是当年父母反对我们时说的话。

    在这个家,我倒象个外人  老袁并没有因为我做了人流手术就分担一点点家务。

  炒好的菜让他端到桌上他都不愿意,毫不夸张地说,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

    伺候老袁一个人已经让我精疲力尽。

  去年春节前,他的女儿过来后,我更是彻头彻尾地变成他们父女呼来喝去的保姆了。

     老袁的女儿(少儿益智故事)只比我小十岁,她看我的眼神一点都不友善,时不时流露出一种鄙视的目光。

  她连声“阿姨”都不叫,总是用“喂”,或者“哎”和“那个谁”呼唤我。

  这个孩子很厉害,无论老袁在不在家,她从不说话阴阳怪气的,也从不摔摔打打的给我脸色看。

  她只是不搭理我,就像对待家里的保姆一样,温柔地对我笑,让我挑不出她一丁点的毛病。

  我曾问老袁,孩子什么时候回她奶奶身边,老袁立即不高兴了,“孩子在这多好啊,一家人热热闹闹的。

  ”  老袁的眼里只有他的女儿,以前我们出去逛街他会给我看衣服。

  他女儿回来后,每次一起逛街,他都是大包小包地买给他女儿,偶尔给我买一件,也是老气横秋的过时款。

  周末时,他会带女儿出去玩,只丢给我一句“今天你找朋友玩吧。

  ”我要是表现出不高兴,他就会说我没有做妈妈的样子什么的,我知道我在老袁心中彻底没有地位了。

    虽然不舒服,但习惯后,甚至麻木后,也就过去了。

  我最难过的是,几乎所有的外人都认为我嫁给他,是看上了他的财产。

  在他们的眼里,我这个年纪轻轻的美貌女子嫁给一个大自己14岁的男人,一定图的是他的财产。

    渐渐的,对老袁无能为力后,我开始逃避,下班我总是往新洲跑,回父母家去,不用找任何理由就回去。

  父母也慢慢发觉我的婚姻出了问题,最近回去,他们总会问我和老袁到底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婚姻到底是怎么了。

  我和老袁没有吵架,和他的女儿没有冲突,可我就是觉得那里不是我的家,我回去就像是去陌生人家里串门,没有一丝的温暖。

    “五一”假期,老袁带着女儿出去玩了,我辞了工作,回到父母家,一直住到现在。

  老袁只是偶尔打个电话问我回家不,我说不回,他也不再说什么。

  实际上,只要他说“回家吧”,我一定会回去的。

  我们每次的对话都是 “今天回家吗?”“不回”“啊。

  ”我以为我的冷淡会让老袁意识到我的存在,没想到他的态度仍旧是不在乎。

  

许静朝摆在桌上的婚纱照看了过去:“我已经结婚了,我有丈夫,我不能做出对不起我丈夫的事情。

  ”“这有啥?你丈夫长久都在外地出差,半年也不见得回来一次,难道你就不空虚寂寞?我现在可以满足你的空虚,让你的身体充实,而且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俩知道,绝对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的。

  ”“不行。

  ”许静依旧坚持己见:“我丈夫明天就回来了,我不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

  ”老王长叹一声,刚才箭在弦上,完全可以一击入洞,可自己却没有把握好这个绝好的机会,只能任由机会从眼前离开。

  孤男寡女一丝不挂的共处一室,老王本想一不做二不休的扑过去将许静压在身下用力刺入。

  可最终他还是打消了这个疯狂的想法,他知道许静并不情愿,如果自己一意孤行,那等待自己的将会是牢狱之灾。

  老王将地上的衣服捡了起来,他幽怨的看着许静,轻声说:“许小姐,你体内的毒气还没有完全排除,以后要是有机会,只要你开口,我绝对不会第一时间帮助你的。

  ”许静别过头,擦了擦眼睛说:“谢谢。

  ”老王缓慢将衣服穿好,来到房门口他稳住脚步扭头看了眼许静。

  这个一丝不挂的美女依旧端坐在沙发上,两只还留着自己唾液的双乳随着呼吸一颤一颤。

  刚才的美好稍纵即逝,让老王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将房门打开,老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外面的大雨已经转成了小雨,稀稀落落的小雨落在老王的脸上,却没有将心中的那团浴火浇灭。

  他快速冲进了宿舍,从被褥下拿走了五百块钱,从小区离开后朝附近的城中村狂奔而去。

  他无法将自己过盛的体力发泄在许静身上,他必须找一个许静的替身,将体内的浴火全都蔓延到这个替身的身上。

  因为下雨,城中村看不到几个人。

  老王浑身湿透,进入了村内的一条漆黑巷子里面。

  前面的昏暗灯光下站着三名穿着暴露的年轻小姐,当老王来到她们身边,还没等这些小姐发出招呼客人的声音,老王抓住一个身材最高挑的小姐就走进了出租屋里面。

  这种城中村的小姐炮房非常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盒安全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老王现在急需发泄心中的浴火,从兜里摸出一百块钱塞进了小姐的衣领里面,直接就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坐在了床上。

  老王的粗壮苦瓜早就已经跟钢铁一样坚硬,如同鸡蛋一般大小的前段在昏暗的光线下散着青紫色的光芒。

  小姐看的一阵吃惊,她下意识看了眼自己莲藕般的手臂,又看向那根如同黑炭一样的粗壮武器,心里暗自感叹,这么粗壮的家伙要是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里面,还不得把身体给撕成两半。

  老王早就已经精虫上脑,他见小姐愣在了原地,用手撸动着粗壮硬物,不满问道:“愣着干啥?快点来啊。

  ”小姐娇羞喊道:“大哥,你这家伙也太厉害了,我怕我撑不住。

  ”老王气不打一处来,刚才在许静家里面没有得到发泄,没想到这个小姐也不想接自己的生意,这让他非常不满。

  老王站起身,抓住小姐的胳膊就硬是抓了过来,小姐准备尖声大叫,老王突然把小姐的脑袋压在了胯下,趁着小姐嘴巴张开的空隙,直接就把粗壮的擎天柱塞入了樱桃小嘴里面。

  被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塞入口中,小姐呜呜的乱叫,口中分泌出了大量的唾液将整个擎天之柱完全浸湿。

  再加上小姐的不断挣扎,老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感觉。

  滑嫩的口腔紧紧包裹着自己的粗壮硬物,滑嫩的舌头不断在顶端敏感的嫩肉上来回扫动,把这个小姐想象成许静在吞吐着自己的武器,老王越想越是兴奋,抱着小姐的脑袋就开始前后的耸动。

  小姐哪儿受得了足有十八公分长的硬物在口腔内不断戳来戳去,当每次硬物进入喉咙深处的时候,一股作呕的感觉就用上心头,让小姐一阵头晕目眩。

  而喉咙的挤压感却让老王感受到了异常的刺激,他每次找小姐都是把对方当成许静一样怜香,可是今天许静给予他的却是无情的伤害,这让老王非常的不满。

  “呜呜呜……”小姐在老王的胯下不断发出求饶的声音,这缕声音如同催情的炸弹一样让老王更加凶猛起来。

  接连在小姐口中抽插了数百次,老王越战越勇,他无法满足嘴巴的慰藉,他将武器从小姐口中抽了出来,将小姐拉起来直接就拖了暴露的衣服。

  “你流氓!”小姐捂着一颤一颤的双峰尖叫一声。

  这对白花花的奶子在老王眼前一跳一跳,老王胯下的巨龙也峥嵘无比,虽然这对双峰没有许静的澎湃,但好在也是女人的敏感部位,老王自然不想放过。

  他伸出粗糙的大手一把将其抓住,狠狠揉捏了一下,淫荡笑道:“我流氓?你一个做小姐的还好意思说我是流氓?”“你才是小姐!”“你还嘴硬?”老王怪叫一声,使劲儿在小姐胸前抓了一把。

  “嗯……”小姐轻声呻吟,这让老王更加兴奋,他猛地脱掉了小姐的裤子,两腿之间那团浓密的森林让老王最为原始的冲动更上一层楼。

  老王伸出肥厚的舌头使劲儿舔了一下嘴唇,小姐虽然经常一丝不挂的面对客人,可今天老王的出现,却让这个小姐感觉到害怕起来。

  她从业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亢奋的客人,更加没有见过这么坚硬的粗壮武器。

  老王嘿嘿笑了一声,抓紧小姐的丰臀朝自己拉了过来。

  小姐一个没站稳就朝床上趴了过去,老王顺势也躺在了床上,小姐趴在他身上的时候,正好将浓密的森林压在了老王的嘴巴上。

  小姐正准备爬起来,可是老王压根就不给小姐这个机会,紧紧抱着小姐的两瓣丰臀,伸手舌头就开始猛烈的舔舐着已经流淌出晶莹液体的蜜洞。

  小姐久经百战,下身早就已经黑如钢炭,没有哪个客人会愿意品尝下身的美味。

  今天被老王这么一挑拨,她的身体剧烈颤抖,没两下甬道内就一浪接着一浪的涌出了更多的液体。

  娇喘的呻吟声从小姐口中传出,她将所有的力气都集中在腰部,用力的压向了老王的嘴巴。

  老王也没有辜负小姐的所盼,他用舌头如同舔舐许静下体一样开始拨撩起了小姐。

  晶体剔透的液体很快将老王的脸庞打湿,顺着脸颊流淌在床单上。

  小姐被老王刺激的哇哇乱叫,老王将舌头从甬道内抽了出来,将两根手指直接就刺了进去。

  当空虚的身体被两根粗壮的手指所填充之后,小姐身子抖如糠筛,她的呻吟声变得更加厉害起来。

  老王快速扣动手指,一股股粘液随着他的扣动不断流淌出来。

  当动作越来越快的时候,小姐的呼吸也紧凑起来,呻吟声也越发的嘹亮。

  “丢了……”小姐大喊一声,老王猛地抽出了手指,强烈的空虚感加上猛烈的刺激,让小姐的甬道内喷涌出一股温热腥香的透明水流。

  看着气喘吁吁的小姐躺在床上,老王索性将衣服也一并脱了下来,环抱着小姐的腰肢让她跪趴在床上。

  老王也没继续挑逗,而是摸出了擎天之柱在湿润的两腿之间来回摩擦。

  当顶端顶到了两片黑肉的的时候,老王正想要刺入进去,小姐突然娇喘喊道:“大哥,别进去,要戴套!”老王愣住了,他扭头朝桌上的安全套看了一眼,他没有下床,因为脑中想起了许静。

  许静为了自己的老公,保留了自己的身体不被侵犯,而老王也想要将自己干净的身体交给许静,所以握着坚硬的武器朝上蔓延了一公分距离,顶在了小姐的后庭花上。

  敏感的部位搭上了这么一根如同烙铁一样的灼热物件,小姐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她惊恐挣扎尖声叫道:“大哥,你快点拿开,不要从这里进去,快点拿掉!”任凭小姐如何挣扎,老王硬是抱住了她的腰肢,当对准了目标之后,借着小姐体内分泌出来的天然润滑剂,老王猛地朝前挺动熊腰,直接将粗壮的钢铁硬物刺入了紧致的后庭之中。

  “啊……大哥,疼……求你了,快点拔出来,我快要死了……求求你了……”小姐的惨叫声震耳欲聋,老王(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压根就没有理会小姐的惨叫求饶,反而被这求饶声刺激的快速耸动熊腰。

  

我用手狠狠压住她的纤腰让她不能挣扎动弹,忽而又手抓住妻子的丰满,腰部猛一用力。

  她在压抑着自己的声音,为自己最后的矜持和尊严抗争着,可是身体却爱上了此刻的情景。

  带着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妻子朝后面扬起脖子,急促地娇喘,美丽的脸庞高扬,娇小的玉嘴像是鲤鱼呼气一样大张着,口中不时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哼声。

  不知是不是情绪上受到了ci激,这一次妻子很快就到了。

  妻子双手手指紧扣在抱枕上,如同溺水的人,双手四处乱摆,两只白嫩的脚死死的蜷缩着,脚背弯曲似紧绷的弓,汗水将我们的身下完全打湿,床单上更是出现一滩水泊。

  我敢说,这是我和妻子第一次感受到这么强烈的感觉,做完之后终于心满意足睡了过去。

  幸好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我们四个人都折腾到凌晨才睡,第二天毫无意外地都睡到了中午。

  有了这一次疯狂的经历之后,再面对程亮夫妻的时候,我心里总觉得哪里变得奇怪了,耳边好像总会响起田丽那魅惑的叫声,不知道他们在那啥的时候会是怎么样的场景呢?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想着如果没有中间那层隔板,或许就可以好好地观看一场活春宫了,真是可惜。

  “老公,你在想什么呢,快起床,我都快饿死了。

  ”妻子站在床边,已经换好了平时穿的衣服。

  “他们两个呢?”“不知道,估计是不好意思,出去吃饭了吧。

  ”洗漱的时候果然没再看到田丽的身影,这个周六白天就这么尴尬地过去了,晚上的时候田丽二人忽然拎着一些菜回来,说是要做一顿家乡菜好好慰劳一下咱们,妻子自然而然地跟到厨房帮忙去了,而我和程亮两个大男人则是去阳台抽了支烟。

  我觉得程亮看向我的眼神有点奇怪,下意识地觉得他肯定在想昨晚的事。

  果然,不到一分钟,程亮就主动问道:“杨哥,你们昨晚战况挺激烈的嘛,爽不爽?”我摸了摸鼻子,想到昨晚的畅快感,情不自禁露出一个淡淡笑容,对于这种事情,作为男人的我们总是心照不宣地想到一起去。

  “彼此彼此,看起来你把人田丽折腾得够呛,你这各自高高大大的,田丽看起来就跟未成年似的,你也下得去这么狠的手。

  ”我猛吸了一口烟,又畅快地吐出一圈白雾,只觉得神清气爽。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小丽个子娇小(夹逼自慰),某个地方也小,你说说那种感觉能不爽吗?”我一个大男人听到这么直白的描述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偏偏这个时候妻子说是要出去买点调料,正好从我们身边经过,也不知道她听没听清楚程亮的话,反正她悄悄看了我们一眼在,随即低着头小跑离开了出租屋。

  过了一会儿,程亮冲我猥琐一笑,用肩膀怼了怼我的肩膀,挑眉示意我看向厨房里正忙活着的田丽的背影。

  “怎么?”我不明所以。

  “上次你们不在,我就是把她压在那里,她个子稍微矮了一点,站着不太方便,但是放到灶台上吧,又刚刚合适。

  ”程亮一边说着,一边tian了tian嘴唇,神色颇为玩味,似乎在回味当时的滋味。

  我听得莫名羞涩,觉得程亮这人太会玩儿了,这种话也可以风轻云淡地说出来,没想到他接下来的话让我更加震惊于他的开放。

  他始终看向厨房,若有所思地说:“看嫂子的身高,应该刚刚合适吧,真想试试。

  ”“你别开这种玩笑。

  ”我知道自己的语气瞬间冷了下来,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会高兴听到另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妻子展现出这样危险的想法。

  在这一刻我才清醒地意识到程亮不仅仅是一个在床上会玩儿的人,更是一个充满了危险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似乎盯上了我的妻子。

  “怎么,难道杨哥你不想试试?我倒是挺建议你们试试的,保证杨哥你能爽到。

  ”程亮对我挤眉弄眼,强行将之前那句话的男主角换成了我。

  “你刚刚什么意思?”见我脸色不太好,程亮赶紧把话题给圆回来,笑着说:“还能什么意思啊,你看看你,杨哥,我这不是开个玩笑么,大家都这么熟了,知根知底的,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放心么。

  ”说着,他还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看我小气很好玩的样子。

  虽然话是这么说了,可我又不是没有注意到他刚刚说话的神态和语气,哪里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不太想搭理程亮,也不知道正在厨房里面忙活的田丽有没有发现程亮这样的一面,。

  因为我的沉默和低气压,刚刚热络的气氛立即就变得冷淡起来。

  幸好这个时候田丽从屋子里出来:“嫂嫂还没回来?杨哥,你给嫂嫂打个电话吧,让她顺便买点酒回来,咱们今晚好好吃一顿。

  ”我用力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按灭之后说:“不用打电话了,我下去看看,咱们要喝的酒她一个人也拿不上来。

  ”说完,我用很快的速度离开走廊,朝着小电梯而去。

  “杨哥怎么了,看起来有点不太高兴?”我听见身后的田丽疑惑的语气,程亮无所谓地回应着:“大概是在生闷气吧,真不明白,就算我说的是真的有什么好稀奇的,大家都是朋友,玩玩儿而已还能掉块皮不成。

  ”接下来的话我没听见了,但是程亮对我的“嫌弃”还有他的那一番言论着实给我的三观都造成了冲击,说实话,这些年来虽然我生活一直都过得去,但毕竟在来北京之前,是中规中矩的人,平时就算是跟那些狐朋狗友出去玩玩儿,也不会涉及到这方面的玩法。

  更何况程亮还是这么一种风轻云淡,好像是在嫌我是个土鳖的感觉。

  不知道他们夫妻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形成这样的观念,但我的第一反应是万万接受不了。

  这个时候的我绝对不会想到,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也会成为程亮这样的人,体会到不同的乐趣,并且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此刻的我只是怀着满心烦躁快速下了楼,出电梯的时候正好遇到回来的妻子,本想我自己一个人去买酒,可一想到程亮刚刚的表现,我的占有欲便开始作祟,一把拉住了妻子的胳膊。

  “怎么了,你拉着我干什么,人家丽丽还等着我的调料炒菜呢!”妻子一头雾水地看着我。

  “先不着急,你陪我去买点酒,我忘带钱包了。

  ”我撒了个小谎,就是不想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给程亮和我妻子相处的机会。

  谁知道程亮会不会无意间给王芸做出点什么暗示来?虽然觉得我有点奇怪,但是妻子还是跟着我倒了回去,最后我们两个人一起回到了出租屋。

  程亮好像没有说过之前那些话一样,对王芸是一口一句“嫂子”叫得格外亲热,而恰巧程亮和我妻子的工作又是类似的,两个人很快就聊了起来。

  屋子里气氛很好,我再继续板着一张脸也不是个事儿,便不由自主地融入其中,渐渐地也就将程亮的那句话暂时抛在脑后了,看程亮似乎也老老实实的,在交谈过程中并没有对王芸做出什么来,反倒是总不停地调笑田丽,夫妻二人做个饭都不断放闪,我才终于放下戒备。

  可能真的只是一句玩笑吧。

  又或许程亮体会到了厨房play的新意,真心想要建议一下我们夫妻两个人试试,而不是在说他想跟王芸试试。

  我懊恼于自己的过激反应,对程亮感到抱歉的同时,忍不住想着那天一定要找机会试一试,在厨房做喜欢的事情,想想那个场景都觉得很ci激。

  我暗搓搓地期待了起来。

  晚饭格外的丰盛,再加上大家都因为昨晚的事情有点亢奋,不知不觉就喝了起来,越喝越热闹,天气的原因,屋子里的风扇转个不停也无法阻挡酒后的燥热,我和程亮索性都脱了上衣,坐在小桌子旁边聊边喝。

  “哟,杨哥看起来单薄,身上怎么全是肌肉呀!”田丽指着我的腹肌,有点诧异。

  她喝了点酒,就跟小孩子一样咋咋呼呼的,因为这句话,另外的两个人也同时转过头看向我。

  程亮笑着说:“你不就喜欢这种精瘦型的么,要不要过去摸摸?”我以为只是开玩笑,谁知道田丽一脸天真地看向我,问道:“杨哥,我可以么?”她的眼睛很大,在灯光下忽闪忽闪的,脸上泛着红光,微微朝我的身边靠着,宽松的睡裙让她的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

  我忽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呀,杨哥居然脸红了!”田丽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一下子雀跃起来。

  妻子似乎也觉得戏弄我挺好玩的,也可能喝多了的缘故,磕磕巴巴跟着起哄:“摸一个摸一个,杨川,你别这么、这么小气嘛,让丽丽摸、摸一下又不会怎样!”无奈,我默许了田丽的这个要求。

  她的手跟她的个子一样,属于比较小巧柔嫩的那种,从我腹肌上划过的时候,直接让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有种异样的ci激,更令人神志崩溃的是,她竟然朝下游走起来。

  “差不多了吧……”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想说其实刚刚她的手腕已经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了,但话到了嘴边又打了个转绕了回去,舌头跟打结了似的,说不好一句完整的话。

  “不行了,你们继续,我先去趟厕所。

  ”妻子站了起来。

  “呼……好热。

  ”田丽整个脸红扑扑的,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喝酒给喝的,无意间伸手往身后扯了扯。

  于是我清楚地看见了她是如何不耐烦地将自己的内衣给解开了。

  妻子出来的时候也已经解开了内衣,当时屋子里的确有点热,大家也就都没在意这些细节,该吃吃该喝喝,一直折腾到大半夜才恍恍惚惚地先后去厕所洗了澡,喝得有点多,我连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都没印象,就想好好睡一觉。

  但喝了太多的酒总免不了要起来放水,这一晚我都不知道自己起来过多少趟,只迷迷糊糊记得最后一次起来上厕所的时候,正好在门口遇到了程亮,两个人相互拍了拍肩膀,擦身而过。

  等到我回来的时候几乎是按照身体的机械记忆回到了床边,但是发现上面已经有两个人了,当时迷迷糊糊的倒也没仔细看看,半睁着眼睛很是自然地调头到了床的另一边躺下。

  说来也奇怪,起了这一次之后,我们四个人就都安安稳稳地睡了过去,到了凌晨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有点凉飕飕的,胡乱摸了许久没摸到被子,索性一把将旁边的人圈在怀中,这样一来才觉得稍微温暖一点。

  又满足地睡了过去。

  “啊!”“嘭!”一声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我安稳的睡眠,紧随着的还有中间隔板被撞击到的声音。

  我睁开眼,看着已经被撞倒的隔板有点无奈,正准备问问怎么一惊一乍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妻子在隔板的另一边。

  妻子看起来有点慌乱,“噌”的一下坐了起来:“程亮,你怎么在这儿!”“唔……大清早的,你们闹什么呢?”田丽也醒了过来,因为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我才意识到被我圈在怀里的人一直都是田丽而不是我的妻子!四个人相互看了看,我抱着程亮的妻子,程亮的身边坐着的是我的妻子,这个画面免不了有点尴尬,但我的心里隐隐升起了一股异样的ci激感。

  妻子有点不好意思,再加上是第一个醒过来的人,意识恢复得差不多了,立即说自己想去厕所,迅速逃离了这个尴尬的场面。

  “咳咳,看来昨晚咱们是真的喝多了,抱歉抱歉。

  ”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松开了原本圈住田丽的手,掌心从她后背上划过,还真别说,这丫头皮肤真好,细细滑滑的,摸起来一定很舒服。

  田丽终于反应了过来,微微红了脸:“没、没事的,反正咱们也就是靠在一起睡了一觉,又没做什么。

  ”这一晚的意外所带来的不仅仅是我们四个人关系上的微妙变化,还有床中间隔板的断裂,本来我们想再去买一块压缩木板当隔板,但程亮说最近太热了,有隔板会让空气更加不流通,索性换成了一张帘子。

  换成帘子之后,每晚旁边的暧、昧气息便更加明显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又持续了将近一个月。

  我迎来了这个工作的第一次出差,需要去天津三天时间,想起程亮之前对我说的那些荤话,我觉得需要好好提醒一下妻子,平时多小心程亮一点。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跟人程亮闹什么矛盾了,一直让我小心他,大家都朋友,又是住在一起的,多尴尬。

  ”妻子不明所以,对我的提醒并不放在心上。

  “原因我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总之你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就行。

  ”“好了好了你,赶紧走吧你,我等你回来。

  ”这次出差关系到我的季度考核,所以这三天时间我都格外地投入,就连跟妻子联系的时间都少得可怜,等到我回去的时候是周五的傍晚,妻子和程亮都不在,只有田丽一个人在厕所洗澡。

  “老公,是你回来了么?”田丽的声音传来。

  “是我。

  ”她听出了我的声音,有点不好意思:“是杨哥回来了啊,我老公他们还没回来么?”屋子里的确只有我们两个。

  “那就要麻烦你帮我拿一下衣服了,我这人迷迷糊糊的,刚刚忘记把衣服给带进来了,就在床上。

  ”田丽又说。

  我想着她总不能直接这么出来吧,就转身将衣服给拿了过去,田丽虽然个子小小的,但是该有的地方一点不少,可以说是比很多人都要丰满,起码从我手上拿着的这件内衣罩杯就看得出来——似乎比我妻子的还要大一点。

  看这个材质,半透明的蕾丝布料,莫名的性感。

  我不由得有点想多了。

  田丽从里面伸出手来:“找到了么?”我立即甩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将衣服递到她的手里:“不好意思,有点慢。

  ”“谢谢啦。

  ”田丽将衣服接了过去,厕所的门还没来得及关上,忽然传来一阵重物坠地的声音。

  “啊!”田丽摔倒了。

  我下意识地靠近了门边:“怎么了?”“唔……”田丽似乎疼得喘不过气来,缓了许久才回应我,“我不小心踩滑了,撞到浴缸上面,好疼啊。

  ”“起得来么?”“杨哥,你可不可以进来帮帮我,我站起不起来,嘶……太疼了。

  ”我听见田丽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不由得跟着紧张起来,她是那么的娇嫩,要是磕着碰着,肯定会比一般人痛很多。

  “那我进来了?”我在门口犹豫了。

  “嗯!”进去的时候果然看见田丽倒在地上,手抓着衣服挡在重点部位,而穿到一半的内裤还挂在她的腿间,这会儿被地上的水渍给沾湿了大半。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2001.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4124.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467.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763.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5659.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3010.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5653.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