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lola bulgari,新手必看

甄总监却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句话出来,让抱定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张三慎又是一愣,一激之下脑子短路,又加上已经有几分酒意了,故意想要在大老板面前扬眉吐气一回,就冲口说道:“还可以吧,白酒能喝一斤多,啤酒喝多了,除了尿多没醉过。

  ”甄虹颜也有几分酒意了脾气特好,听了张三慎的吹牛,想起这小子那天晚上等她的时候,喝了几罐啤酒就倒行逆施的侵犯了她,现在居然敢吹牛说酒量惊人,就忍不住“噗哧”一乐,嗔怪的说道:“你说话怎么这么粗鲁?是不是吹牛了啊?那走吧,替我喝酒去,今天你可要把客人给我陪好了,如果客人没醉你醉了,明天你就不要上班了,直接下学校当老师去吧!”张三慎今天连连受到压制,现在却又被大老板邀请去喝酒,这一番天上地下的待遇不啻于冰火两重天,把他揉搓的晕晕乎乎的,脑子不清醒的跟着郑老板,走进楼上一个包厢。

  张三慎一看这个包厢,比刚刚郭晓鹏包的房间起码大了五倍,布置的更是豪华到没天理的地步,宽大的桌子上却仅仅坐着三个客人。

  他就跟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一般亦步亦趋的跟着甄总监,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

  因为是总监请客,作为主人的甄虹颜走过去冲客人笑着说道:“我可是喝不得了,这是我们办公室的小张,等会儿我输了让他替我吧?”在座的可不是一般人物,一个个都是大人物,张三慎都认识,但人家可不认识他那几个人自然不会跟女人计较,看她喝的脸都红了,也就答应了张三慎替酒。

  甄虹颜回头叫张三慎,猛然看见高大威猛的张三慎跟一尊金刚一般站在她身边,脸上的表情却跟小媳妇一般战战兢兢的时候,终于笑起来了:“哈哈哈,你这个小张怎么回事啊?我们又不是老虎,你干吗吓成这个样子?就在我边儿上坐下,等我输了才用得上你呢!”几个领导都明白甄虹颜是一个谨慎把稳的人,她既然把张三慎叫进来替酒,自然就是她最信得过的心腹了,所以他们几个一边用扑克牌赌着酒,一边旁若无人的议论着公司高层领导们的趣闻轶事。

  张三慎刚给郭晓鹏说了情况就走回来,傻愣愣坐在甄总监身边,听着那些个平日里在他眼里不亚于天神的大领导们在这几个人的嘴里,一个个都成了照妖镜下面的妖精,被脱下了冠冕堂皇的外衣,打回原形成了跟他一样具备食、色、性的平凡人,他听着听着,不禁就对这些人失去了好多往日的敬意。

  “哈哈哈,甄总监,你又输了!我放你的风,你要喝两杯的,喝酒喝酒!”郝主管大笑着丢下扑克牌,满满的替甄虹颜倒上了酒。

  “哎呀,我真的不能喝了啊!我的郝大领导,您可真舍得让我喝,给我倒这么满的……小张,来,你替我喝了吧。

  ”甄虹颜丢下牌叫苦不迭的看着两杯酒说道。

  “那可不行!”吴秘书伸手拦住了说道:“甄总监你输了两杯,怎么着也要自己喝一杯才是,找人替只能替一杯!”另外两个领导也齐声称是,甄虹颜无奈之下只好自己端了一杯愁眉苦脸的喝了下去,张三慎赶紧喝了另一杯。

  看着领导们继续斗牌,张三慎一边倒酒服务,一边眼瞅着三个大男人合起伙来做手脚,总是甄虹颜输。

  一开始他抱着解恨的心理觉得喝死这个狠毒的女人算了,可是没过多久,看着郑老板连连中计,说话都不利落了,他居然心疼起来,转眼看到桌子上有矿泉水,灵机一动,假装喝水,就暗暗把一只酒杯在桌子下面倒上了矿泉水,当甄虹颜又输了两杯的时候,他赶紧端起一杯酒却握在手心,却把早就准备好的那杯水递到了她的手里,自己替她喝了一杯酒。

  甄虹颜又是皱着眉头把酒倒进了嘴里,谁知马上就发觉这杯酒有猫腻,居然一点都不辣,她略显诧异的看了张三慎一眼,却看到他冲她挤了几眼,就恍然大悟了。

  那几个男人也都喝得差不多了,哪里能发现张三慎一个小人物敢在他们跟前做手脚啊?就继续斗着,不一会儿工夫,三瓶五粮液都喝完了,几个人就摇摇晃晃的说散伙了。

  在酒店门口送走了几位领导,甄虹颜也舌头发硬的笑嘻嘻说道:“小张,我的车送郝主管去了,咱们俩打车吧?”张三慎在郭晓鹏那里就喝了一阵子了,又替甄虹颜喝了好几杯,也是七八分醉意,正在兴奋头上,自然乐意当护花使者的,豪爽的叫了一辆车扶着甄虹颜上了车,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酒精烧坏了神经,居然没有去副驾驶,而是坐在了郑老板的身边。

  甄虹颜迷离着眼睛说道:“去云都宾馆。

  ”可能是因为决定离开带来了胆量,张三慎直愣愣问道:“甄总监,为什么不回家?”“明天开会,我还要看看讲话稿,今晚加班吧。

  ”甄虹颜说道。

  不一会儿,车就到了云都宾馆,这里也是云都第一个四星级宾馆了,张三慎先下了车,扶着甄虹颜也下了车,到了人多的地方,甄总监的酒意好似消退了,她双脚稳稳的落了地,又稳稳当当的走进了大堂。

  “总监,要不要我去登记开房间?”张三慎问道。

  甄虹颜没有理他,只是摆摆手在前面大步走着。

  张三慎毕竟是做惯了狗腿子,拎着主任的包亦步亦趋的跟着她走进了电梯。

  甄虹颜按下了五楼的按钮,停了之后,她又率先走出电梯,跟回家一样轻车熟路的走近了507房间,转身接过张三慎背着的包,从里面掏出一张房卡打开房门就走进去了。

  张三慎看着屋里发出的柔柔的、昏暗的灯光,站在门口犹豫起来,要知道虽然对方是领导,毕竟她是个女人,而且……最要命的还是一个被他胆大包天的睡过的女人啊!“开房间”现如今已经成了男女关系不正当的一种代名词了,而他仅仅有过一夜就已经被“迫害”的即将跑路了,再跟她进去岂不是连皮都要被扒下来了?看这个女人居然跟大领导那么熟络,收拾起他来还不跟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算了!这样的女人跟毒蜂子一样,还是敬而远之的好!虽然带着熏熏的酒意,张三慎的头脑依旧是清醒的,他权衡之后就站在门口说道:“甄总监,您早点休息吧,我回去了。

  ”谁知道在他转身要替她拉上门走的时候,屋里却传出来“扑通”一声,他吓了一跳赶紧一边叫着:“甄总监您怎么了?”一边冲进门去,酒店的门原本就是特别设计的走门扇,自然在他身后无声无息的锁上了。

  门里面,女人居然软软的躺倒在地毯上,眼镜也掉了,衣服也散了,看上去醉态可掬,十分诱人。

  张三慎胯间一紧,赶紧冲过去想要拉起她,谁知她却软成一滩泥一般拉不起来,他只好蹲下身想抱起她。

  就在他把胳膊穿过她的腋窝把她拉进怀里想抱起来的时候,这女人居然猛然伸出胳膊环住了他的腰,微微的睁开眼,星眸半斜,媚眼如丝的冲着他软绵绵叫了声:“三弟弟……”张三慎就算是傻子也能明白这女人是什么意思了,他的神经都被这女人这一声“三弟弟”叫的生生过了一遍电。

  那女人已经被他揽进了怀里,傻丫头般“嘻嘻嘻”笑了起来。

  “妈的,你这是想要老子的命啊!”张三慎被她撩拨的血脉贲张,哪里还有理智去顾及日后的后果,在心里这么骂了这女人无数次了,此刻冲口骂出了声,心里的那份痛快淋漓真是难以言表。

  他骂过之后偷眼看去,甄虹颜非但不生气,反而更加笑的放肆了,他骂过之后偷眼看去,甄虹颜非但不生气,反而更加笑的放肆了,他心里一宽,弯腰把她抱起来就扔到了床上,连上衣都来不及脱,拽下裤子急吼吼说道:“你不是喜欢这个吗?老子今天就让你喜欢个够,让你看看老子的本事!”甄虹颜自从那天晚上被张三慎收拾舒服了之后,这两天总是意犹未尽的样子,对这个男人也是爱恨难辨,今天突然间在酒店看到他,潜意识里就有了酒后重温旧梦的打算,这才冒失的把他叫住领进了房间。

  此刻再次被他充填的要爆炸,那种酸胀中带着些微疼的感觉是那么的舒服,她放松的躺倒在床上,接受着他暴风雨般的袭击,跟那天的猝不及防,不同的是,她今天可以很清醒的细细品尝这种滋味了。

  “哎呀,三弟弟,你轻一点吧,姐姐姐受不了了……疼……疼疼疼疼……”张三慎此时此刻正痛快淋漓的进行着他的复仇,女人越是求饶越能激发他狂热的凌虐心理,就得意的伸出大手,拍打的“啪啪”直响,大笑着说道:“哈哈哈!知道怕了?我的大总监?疼?这才刚开始呢,你等着慢慢儿享受吧!”说完,张三慎把脑袋往后一顶,一抹粉红终于从她被他高举过头的双脚上橡皮筋一般“砰”的弹了出去,远远的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身子又重重的往她身上一压,就再一次恶狠狠开始了他的复仇。

  女人一开始疼的吱哇乱叫,后来却越来越觉得那疼痛被酥.麻代替了,终于,她盼望中的那种轰然粉碎般的快乐到来了!谁知这个不要命了的臭小子却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不顾她需要时间来享受这种快乐,只顾一个劲的猛冲,更加奇异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在这一波还没有消退的情况下,更大的一波快乐又接踵而至了,然后是第三波……在这种陌生的快乐刺激下,她野猫一般“嗷嗷”叫着,一阵阵抽搐着身子,终于,她再也忍受不住了,大叫一声,双眼翻白,一下子晕过去了!张三慎如愿以偿的把大老板整晕了,他自己舒服之后,也不去管女人的死活,满身是汗的躺在她的身边闭上眼养神,谁知他也是半醉不醒的,刚刚又出了大力,居然闭上眼一下子就睡着了。

  甄虹颜晕迷过去一阵子,慢慢的醒过来了,醒来之后,她闭着眼睛一点点的领略着这种感觉,渐渐的,她的脸上就有了泪。

  她在可怜自己!说起来三十多岁的人了,结婚也有十年了,可是居然可怜的以为男女之事就是一种为了延续后代的形式!如果不是这个小伙子阴差阳错的占有了她,也许她这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男女之事居然会这么的快乐!睁开眼睛,她带着感激的心情看着张三慎,看着他赤裸着结实的身躯,香甜的打着酣,那俊朗的五官看上去那么顺眼,跟一脸肥肉老太婆似的丈夫根本无法比拟。

  她看着看着就对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心疼,又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娇美的身材,然后叹息了一声,柔柔的躺进他的臂弯里,拉过被子把两个人盖住了。

  当张三慎一觉醒来的时候,就发现怀里多了一个女人了!他一开始吓了一跳,但瞬间就回想起昨天不可思议的一幕幕,然后就跟甄虹颜在他睡着后端详他一般细细的端详着她,看着她紧致的没有一丝皱纹的脸,睡熟了之后孩子般的睡态,也觉得对这个女人实在的是恨不起来!甄虹颜猛地睁开了眼睛,把张三慎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躲闪了一下。

  甄虹颜就笑嘻嘻说道:“嘻嘻,想逃啊?你昨天晚上对我又骂又虐的,现在就想逃吗?”张三慎看出来这女人对他是真喜欢,也就不太害怕她了,奓着胆子说道:“你还说我呢,是你自己不让我走,能怨我?”甄虹颜脸上一红,就把脸钻进他的怀里说道:“几点了?”张三慎一看说道:“快七点了。

  ”“啊?今天有会啊!赶紧走!”甄虹颜毕竟是一把手,想到公务马上就严肃起来,挣扎着想坐起来却没有成功,张三慎赶紧抱着她把她举起来,她迅速的穿好衣服下了地。

  谁知她双脚一挨地却蹒跚起来,就没好气的回身瞪着张三慎骂道:“死小子,就不会对我温柔点?下次再这样凶狠看我不咬死你!”张三慎看着她一边骂,一边摇摇晃晃蹒跚着走进卫生间去梳洗了,显然是昨晚被收拾的不轻,他心里的得意简直难以言表,因为刚刚郑老板居然说“下次”,那岂不是说她还是要他继续“帮她的忙”吗?哈哈哈!他跟(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着进了卫生间,看到她正在忙着盘头,就大胆的走过去一把把她的发髻给拉下来了,她急眼般的骂道:“死小子别捣乱,我要赶紧去会场了。

  ”“红姐你不要把自己打扮成老太婆好不好?其实你很美的!来,我帮你梳头。

  ”张三慎温柔的说道。

  甄虹颜呆了呆,想起了高总经理也曾这么说过他,也就不言声的任由张三慎帮她高高的扎了一个马尾辫。

  她照了照镜子,还真是贵气中增添了无限的活力,就开心的踮起脚亲了亲张三慎说道:“乖弟弟,你先下楼给小严打电话,然后跟他一起来接我。

  ”当甄虹颜身着柔软的长裙,长发高高的梳了一个马尾,双颊透着红光,就连眼镜后面透出来的眸子里都有了闪闪发光的精气神儿,仪态万方的出现在会场上的时候,在场的人每一个都用惊讶到极点的目光看着她,好似她已经不是往日那个人人惧怕的领导,而是一夜之间被妖魅蛊惑,活脱脱蜕变成的一只狐狸精。

  今天的大会,是每年开春之后就会召开的一年一度的工作会,旨在表彰上一年的先进,总结上一年的工作经验,并且安排今年的工作计划,所以规格十分高,而甄虹颜虽然是一把手,主席台上,还是没有她的位置的。

  但是,会议有一项是总监述职,甄虹颜袅袅婷婷的走上主席台,用饱满的热情全脱稿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述职,她的讲话以及她的仪表均引得在场的人以及台上的领导频频鼓掌,她的个人魅力也罢,工作魄力也罢,在今天,统统得到了质的飞跃跟量的提高!会后,高总经理跟她握手时一改以往一沾手就放开,唯恐沾上什么脏东西一般的敷衍,现在居然双手握住甄虹颜的小手重重的握在掌心,好久才依依不舍的放开。

  回去之后,甄虹颜一直还沉浸在今天演讲成功的喜悦中,她很明白今天自己的魅力值提高完全来自于张三慎昨天晚上把她收拾舒坦了,让她好似从老酸菜还原成了一颗青枝绿叶的、嫩生生的小芹菜,别说吃了,光看看就让人神清气爽!领导一高兴可非同凡响,有功之臣自然要论功行赏。

  而张三慎却因为把一把手伺候舒坦了,轻而易举的就在隔了一天之后被宣布成为办公室副经理,就此在青云路上留下了最关键的一个脚印!

切,你这是看不起我。

  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啊?那,那如果我有事情呢?我有点懵,没有事情的话,那还好,但是有事情那不是就不好了。

  本来今天想送喜欢的女孩一个苹果。

  不是我说你,你这性格真的要不得。

  按摩棒开到最大档位樱井面带开心的笑容,用另一只手对我招了招手。

  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

  突然觉得我们要是去抢劫的话估计不用动手人家就把钱包交出来了。

  当然,对此我是支持的,没有人去打扰安安,我不就是唯一和她关系要好的人了吗?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怎么你先喝上了?晓雅问到,说好是敬我的。

  排了不知道有多久,我看见前面工作人员开始把画册摆在柜台上,两边也立起了海报。

  我瘫了瘫手。

  嘿嘿,看样子我可爱的学弟倒是很喜欢那样子了。

  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啊...我平时上学也很累的啊...顾佑辰坐在苏清妺旁边,自然的接过她递过来的水杯:看来,你是有想法啊,说吧,想去哪儿玩?好说好说白亦辰拍了拍叶梓渔的拳头。

  周围的人跟着起哄了。

  身后还跟着三个助手,其实要买的东西没那么多,应该是(极品少妇的诱惑)不需要带助手过来搬得。

  难得大家心情都是好转,去打棒球吧?你要是想谢谢我,那就请我去吃点好吃的就行了。

  秋岚心想:愿这次你真的安好。

  按摩棒开到最大档位哥哥要自己开动脑筋,自己做。

  林婉清打了个呵欠,那个见利忘义的男人找到新欢了,好像是个挺出名的美国女星。

  你是把我送上云端的男人什么?你这是盼我去死吧?我哪里得罪你了?有误会咱先讲清楚行不?怎么老是让我上演吃哑巴亏的戏份?底下都别吵了,今天咱班来了个新同学。

  是不喜欢你,他对别的女生也这拿起笔故作镇定的在纸上写了一句:阔别十年,谁造?果断关掉了电脑,他现在知道的够多了,凌逸和那个组织有关,而且他后面站着至少是A级杀手,知道这么多就可以了,林员凡很知道分寸,知道的太多会死这个道理他也是知道的。

  如果我说你去死,你真的会去死吗?你为什么要那么在乎我?你知道你自己到底有多么别扭吗?怎么可能,他们放在原来就是狂信徒,只不过是信仰人类的纯正而已。

  那少年笑起来像一面桃花。

  公子要先洗什么菜啊?公子在哪里洗啊?公子还要洗什么菜吗?公子这个菜怎么洗啊?公子,公子。

  

老李这几天茶不思饭不想,被隔壁新开饭店的老板娘萧雅迷得神魂颠倒。

  萧雅今年二十四岁,刚结完婚,长得那是肤白貌美,身材前凸后翘,简直就是个性感尤物。

  反正见过萧雅一次后,老李每天晚上做梦都是和她在床上颠鸾倒凤,萧雅一脸媚态的跪在床上,将她那翘臀挺着高高的,迎合着自己。

  这天,老李怀着激动的心情,再次来到了萧雅的饭店。

  一见到老李,萧雅便嫣然一笑道:“李师傅,您可算来了,快请进。

  ”萧雅上前搀着老李的胳膊,一边走着路,一边说道:“李师傅,都说您是这市里出了名的大厨,还求您好好在店里厨师面前露两手,教教他们。

  ”老李听着萧雅娇滴滴的声音,两条腿都酥了,差点走不动道。

  更要命的是,萧雅那饱满的胸部还一直顶着自己的胳膊肘,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加上鼻子嗅着那股诱人的少妇体香,老李真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那里有着强烈的反应。

  老李想和萧雅做那事儿都快想疯了,不过他心里也清楚,萧雅可未必瞧得上自己这个老光棍。

  萧雅的老公他也见过,瘦瘦高高的,一看就是个精明人,肯定特别能挣钱。

  而反观老李,今年都五十了,还特么是光棍一条,也没啥钱,就是一个穷光蛋老头子。

  不过老李的厨艺是真没的说,做了大半辈子厨师,以前在五星级饭店掌过勺,是本地名气很大的大厨,后来也是因为生活作风问题,天天逛窑子找小姐,把上班都耽误了,结果就被劝退了。

  从那以后,老李干脆也不上班了,拿着这些年赚的钱,整天去逛窑子,弄那些胸大屁股翘的小姐。

  不过老李大厨的名声在外,经常被一些饭店邀请给厨师做指导。

  因为接到的邀请多,老李反而还挑剔了起来,给自己立下了三不做的规矩:钱太少,不做;店太小,不做;人太丑,不做。

  萧雅的这间饭店实际也不大,说白了就是家常小饭馆,烧的菜也用不着多么的追求精美,要换做平时,老李肯定会推了。

  但在看到老板娘萧雅的那一刻,老李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原因就是这个女人长得太漂亮了,比他睡过的那些小姐都漂亮得多。

  和萧雅聊了几句后,老李便被请到了厨房,边上站着两名小伙子,是这店里请来的厨师。

  老李一笑,对着那俩人说道:“我尽量让自己动作慢点儿,你们好好学着啊。

  ”说着,老李便开始挥动着自己手中的菜刀,干起活来。

  从切菜到下锅,从翻炒到出锅,老李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点放慢动作的意思都没有。

  老李是故意的,他的想法其实很简单,要的就是那俩人学不会,好让他多来教几次,不然,他哪还有机会接触萧雅。

  “来,小雅你尝尝菜的味道怎样。

  ”老李招呼道。

  萧雅笑着应了一声,满心欢喜的走到桌前,低下身来准备品尝。

  此时此刻,萧雅正对着老李,弯着腰,因为角度原因,胸前的春光被老(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李瞧了个一干二净,里面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蕾丝花边,甚至那两团雪白的饱满也隐约可见……望着那对诱人的宝贝,老李都看呆了,差点忍不住流哈喇子。

  他往边上挪了一小步,找了个更好的角度。

  这样看过去,不仅可以把那对雪白看的更清楚,还能透过中间的那条沟壑,看见萧雅那平坦光滑又白皙的小腹……看到这里,老李更是快要受不了了,如果旁边没人的话,搞不好他真会扑上去,狠狠的揉捏萧雅那对饱满……虽然没有上手摸过,但老李从经验上判断,萧雅的这对饱满,怎么说都有D了。

  萧雅此时也不知道自己春光乍露,依旧品着菜,把老李刚做出来的两道菜都吃上两口后,很是满意的点点头。

  “李师傅,您这菜做的可真好啊。

  ”萧雅赞叹道,和自家那两个请来的厨子相比,这味道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说完,萧雅还不忘让边上那俩厨子一起过来尝尝。

  直到这时,老李这才收回了自己贪婪的目光,但余光还紧盯着萧雅那鼓胀的胸前,惦记着里面的美景。

  菜是做完了,萧雅和那俩厨子也都尝过了,只不过他们学会了多少,从那俩厨子木讷的眼神就能看出来。

  萧雅有些生气的问他们:“别告诉我,你们一点都没学会吧?”俩小伙子低着头,不敢说话。

  萧雅急了,心想请老李来一趟店里可不容易,也花了不少钱。

  要知道老李可是本地名气很大的大厨,不少饭店都抢着想请他呢。

  这下倒好,他俩竟然看了半天什么都没学会!看见萧雅那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老李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不过他也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老李拉着萧雅的胳膊,感受着她那柔弱无骨的娇躯,小声说道:“我说小雅,你就别为难他们了,我的本事要有这么好学,那岂不是大厨满地跑!”萧雅一听,倒也有几分道理,碍于自己老板娘的面子,还是不满的嘀咕两句:“那他们一点都没学会,也太笨了吧,真是的……”“还得麻烦您啊李师傅,您有空多来两趟,教教他们。

  ”说这话的时候,萧雅抓住老李的胳膊,轻轻的摇晃,语气故意带着几分娇气,生怕老李再也不来似的。

  老李感觉自己的胳膊被萧雅抱着,在她胸前的鼓胀处反复蹭着,身子都轻了几斤,那里也有了反应,他老脸一红,求之不得的连连点头。

  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到了一个美妙的主意。

  沉吟片刻,老李对着萧雅说:“小雅啊,其实我看你也挺适合做厨师的……”“我?”萧雅一愣,随即笑了:“李师傅您就别闹了,我长这么大还没下过厨呢。

  ”老李看着萧雅这嫣然一笑,身子都软了,心里就跟猫爪子挠一样,痒痒的。

  “我没开玩笑。

  ”老李也知道现在还不是他沉醉的时候,连忙又道:“做厨师,不是看你烧过多少次饭菜,而是看你有没有这个天赋。

  ”“天赋?”“对,天赋。

  ”老李故作严肃,点点头:“我做了大半辈子厨师,看人也是很准的。

  之前,我上班的地方有个打杂的小伙子,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他是个做厨师的料。

  后来,他跟我学了没几天,自己就能烧出一手不错的饭菜!”“真的啊!”萧雅有些惊喜,对于老李的话她还是比较相信的,毕竟人家做过大厨嘛,相信看人的本事,自然也不会差!萧雅这边心里暗自窃喜着,老李却有些焦急,毕竟他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瞎编的,想学厨师,确实要天赋不错,但是从外表上来看,萧雅就很明显不符合这一点,所以他也担心萧雅直接拒绝。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1916.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4007.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5165.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2922.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410.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1522.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1140.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a.aspx?56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