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aiwan porn,新手必看

但是,这种美妙的感觉仅仅持续了不到三分钟,隔壁房间突然安静下来,高扬以为自己偷看的事情被发现了,连忙睁开了眼睛。

  房间里的表舅此时就像是一头死猪一样,趴在上面喘着粗气。

  表舅居然已经完事了!高扬有些失落,自己才开始,表舅就已经完事了,看来今天自己这火是泄不了了。

  这时候他的目光落在了杨玉萍的身上,只见杨玉萍眉头皱了皱,一脸嫌弃的样子推开表舅,然后走到一边,背对着高扬这个方向用纸擦了擦身下……高扬不是傻子,他看的出来,杨玉萍这是还没有被满足呢,表舅出去打临工一般都是好几天才回来一趟,这一趟才几分钟,怎么可能满足的了杨玉萍?如果能让我有机会跟杨玉萍独处,我一定要好好满足她!心里这么想着,高扬微微叹了口气,他心里明白,这样的机会恐怕会很少。

  房间里的杨玉萍擦完身子之后,回头拿起边上红色的底裤,高扬发现上面简直就像画了张地图一样。

  “这样没法穿了。

  ”杨玉萍说着把红底裤放在一边,转身看了一眼床上已经在打呼的表舅,找了找另一条,没发现后自顾自的嘀咕一声,“难道被收到小扬那里去了?”高扬一听,立马扭头去看,发现杨玉萍的黑色底裤还真的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立马就意识到,自己期待的那个机会就要来了……杨玉萍套上一件大红色的套裙,那地儿直接真空就推开门往高扬这边走了。

  一看这架势,高扬心里是又激动又紧张,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滑,‘砰’的一声摔倒在地。

  “小扬,你怎么了?”杨玉萍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而门也几乎在同时被打开了,而杨玉萍的两条没有任何包裹的美腿也呈现在了高扬的眼前……“我没事,就是地上太滑摔了一跤……”高扬一想到刚刚杨玉萍在隔壁房间妩媚风情的样子,心跳就开始加速了。

  起身的时候,高扬无意间瞥到杨玉萍的裙底。

  只一眼,高扬立马就收回了目光,裙底那一抹风景,让他心脏开始狂跳,心里冒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这么好的机会,我一定要牢牢把握住!这时候杨玉萍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门外的微风轻轻吹起了她的裙摆,雪白的大腿若隐若现。

  高扬看得真切,他不自主的就吞了吞口水,他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紧紧的抱住杨玉萍。

  但是他不敢,因为站在他面前的是表舅妈,是他的长辈啊.除了心里不断的骂自己是个胆小鬼之外,高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杨玉萍坐在自己的床上。

  “小扬,你过来,让我看看有没有伤着哪里?”杨玉萍坐在床上,脸上的绯红还未完全褪去,看起来就像是刚刚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要上去亲上一口。

  高扬自然也想品尝一下,但是他刚挪了半步,突然就想到自己身后的窟窿,要是被杨玉萍发现了自己偷看她,那自己在这个家都待不下去了。

  绝对不能让杨玉萍发现!他急中生智,直接靠在墙上,用自己的后背堵住那个窟窿。

  “表舅妈,我站着就好。

  ”居高临下的高扬一边说,一边看了杨玉萍一眼,身前的柔软牢牢地吸引住他的眼球。

  “怎么这么不小心,让舅妈看看有没有伤着哪里?”杨玉萍结婚七八年了都没有孩子,她是看着高扬长大的,所以当即走过来想要帮高扬检查一下。

  “没,没有伤着。

  ”高扬现在心里自责自己偷看杨玉萍,并且又生怕被她发现自己背后的窟窿,所以面对杨玉萍的关心时,他一直躲闪着。

  “小扬,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杨玉萍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高扬,她感觉高扬这小子有点不对劲,平常跟自己可是亲昵的很,怎么今天突然躲躲闪闪的了呢?“我没事。

  ”高扬摇了摇头,努力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小扬,你是不是害羞呀?”杨玉萍转念一想,觉得可能高扬这小子不好意思让自己看,于是轻轻一笑接着又说,“舅妈看着你长大,啥地方没见过,你要是摔疼了可不要害羞,舅妈给你涂点红花油就好了。

  ”杨玉萍说着,又凑近了一些。

  看着杨玉萍跟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近,高扬头垂的更低了,而因为他比杨玉萍足足高上一个头,所以这么一低头,杨玉萍宽松领口里面的风光完全展现在他的眼前。

  雪白的风景一览无余,特别是那两处紧紧的贴着红裙 ,半遮半掩,更是勾 人。

  高扬忍不住把头往前伸了一点,想要看的更加清楚。

  此时高扬跟杨玉萍的距离也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杨玉萍身上的成熟女人的味道直往他的鼻子里钻。

  这难道就是女人味吗?(上门女婿的三姐妹)高扬心里一激灵,一边用力的嗅着杨玉萍的香味,一边死死的盯着红裙内的风光。

  他只觉得身下起了剧烈的反应 ,特别想要融化在杨玉萍似水的温柔里。

  越看,脸颊越滚烫,心里那个想法愈发的强烈,很快就要控制不住了。

  “怎么了,小扬,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发热了吗?”杨玉萍哪里知道高扬心里在想什么,直接伸过手去摸摸高扬的额头,看看有没有发热。

  看着杨玉萍白皙的手掌伸了过来,高扬低下头本能的就去躲闪,但是这一低头,又瞥到杨玉萍衣领里面的无限风光。

  右手开始微微颤抖,高扬身子往前倾了倾,忍不住想要伸过手去感受一下红裙之内的旖旎风光,是怎样的触感。

  就在这时候,杨玉萍忽然‘咦’了一声,然后把高扬往自己的身后拉了拉,自己往前走了一步。

  糟了!杨玉萍发现了!“小扬,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杨玉萍指着墙上的窟窿,转过身来,秀眉微皱看着高扬。

  “这,我也不知道……”高扬低着头小声回答,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但是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好在杨玉萍并没有继续问下去,高扬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悬着的一颗心也放回到肚子里。

  但是高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杨玉萍突然搬过来一张凳子,把凳子放在墙边上然后站了上去。

  高扬这才明白,杨玉萍是想要验证这边能不能看到隔壁。

  完了!高扬顿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完了完了,要是被她知道我偷看他们,怎么办怎么办……就在高扬正在绞尽脑汁怎么解释的时候,只听边上的杨玉萍忽然‘啊’的一声惊呼,他转头一看,发现是老旧的木凳子根本支撑不住杨玉萍的体重,摇摇晃晃起来。

  此时杨玉萍吓得连忙弯腰蹲下来,这一刻高扬看到那地方 ,就那么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自己的眼前。

  原来,女人的那里是这样的……杨玉萍忽然感觉那地儿一凉,意识到自己没有穿内裤,连忙用手捂住裙子,但是这样一来她就没办法掌握平衡了。

  “小扬,别傻站着呀,扶我一把。

  ”“哦哦,舅妈,我来了。

  ”高扬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去扶杨玉萍。

  但是终究是差了一步,杨玉萍直接从凳子上摔了下来,高扬伸手去接,但是因为身体羸弱,根本只撑不住杨玉萍的身子,直接被她压在了身下。

  本来刚刚看到杨玉萍的那地儿高扬就有了反应,现在被杨玉萍软绵绵的身子压在身上,他身下那地儿的邪火一下子全部爆发了出来,那处顿时起了反应。

  “你没事吧,小扬,舅妈没有伤到……”杨玉萍挣扎着要站起来,但是感觉到小肚子那里突然‘鼓’出来一个东西,虽然隔着裙子,杨玉萍依旧感受到那阵滚烫……看来小扬真的长大了,这坏小子居然敢偷看我跟他表舅,真是羞死了,看来要好好惩罚一下他,不过这小子的那家伙,倒是比他表舅争气多了,要是能……呸呸呸,想什么呢杨玉萍,这可是表外甥,你怎么好意思想这么龌龊的事情。

  杨玉萍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个羞耻的念头甩出去,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几分钟后才依依不舍的爬了起来。

  高扬也连忙爬起身来,然后直接转过身去,因为他那地儿一直有反应,在杨玉萍的面前这样,他觉得实在太尴尬了。

  “小扬,你心里想什么,舅妈知道,你有这种反应是很正常的,毕竟你也长大了,不要害羞哦。

  ”杨玉萍一边耐心安慰,心里一边偷着乐,小扬还真是可爱。

  “知道了,舅妈……”高扬点点头,他现在可不是因为有反应而害羞,主要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杨玉萍光着身子的模样……“那,以后可不允许在偷看舅妈了哦。

  ”杨玉萍笑着伸手摸了一下高扬的头,然后到一边拿了衣服,然后径直走出了们。

  高扬赶紧跑过去把门关上,然后伸手摸着刚刚杨玉萍坐着的地方,一丝余温尚在……第二天一大早,高扬从田里浇水回来,就听见表姑婆就在门口埋怨杨玉萍,“玉萍啊,不是我多嘴,你跟建明也结婚七八年了,隔壁老瓜头家前年刚娶的媳妇儿,三年抱俩,你七八年总得让我这个黄土已经埋到脖子的人抱个孙子吧。

  ”这种话自从杨玉萍嫁过来一年之后,表姑婆就开始嘀咕了,高扬早就听得耳朵起茧子了,并没有在意。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表姑婆居然又冒出一句雷人的话来,“实在不行的话,让村里的张半仙来给你看看吧,上次给狗蛋媳妇儿入夏看过一回,人家过年就生了大胖小子。

  ”高扬一听,差点骂出声来,村里私底下都传狗蛋的儿子就是张半仙的种,咋能让张半仙来给杨玉萍看呢,这分明就是引狼入室!一想到杨玉萍要被张半仙拱,高扬这心里就受不了,不行,一定得想办法阻止!不过心里这么想,高扬却没有说出来,毕竟自己也没有啥证据证明狗蛋的儿子就是张半仙的种,所以也就只能把这种想法揣肚子里 。

  而且,高扬觉得,就看表舅在床上三分钟不到的架势,杨玉萍怀不上,肯定是表舅的问题。

  “小扬回来了,看你这一头大汗的,舅妈给你擦擦。

  ”倚在门边上的杨玉萍早就被婆婆说的不耐烦了,这些话都听得耳朵生茧子了,她连忙找个借口躲开,用自己的汗巾给高扬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你还别不当回事,今晚上我就让张半仙回来给你瞧瞧……”老婆婆叨咕一声,寒着一张橘子皮的脸就出门去了。

  “好香啊,舅妈你是不是用香水了?”高扬闻着杨玉萍的汗巾,上面有一股好闻的味道。

  “啥香水啊,这是女人香,你还小,等大一点就知道了。

  ”杨玉萍笑着伸出葱白小手在高扬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

  高扬摸了摸脑门,嘿嘿一笑,“那就是舅妈的味道呗,真好闻。

  ”“真的?”杨玉萍睁大了杏眼,一副很认真的样子。

  高扬用力点了点头,他仔细打量了一眼自己这个三十岁出头充满成熟女人气息的杨玉萍,今天的杨玉萍穿着一件紫色的短袖,下面搭配上一件黑色的小短裙,把她雪白的皮肤衬托的更加白皙。

  短袖的领头稍大,高扬一低头就可以居高临下看到美好的景色 。

  “真的,舅妈是村子上最漂亮的女人,也是最香的女人。

  ”高扬用力的点点头,这是他的心里话。

  “小扬,你啥时候也学会油嘴滑舌了,不过,舅妈喜欢,饿了吧,我给你去弄午饭吃。

  ”杨玉萍咯咯一笑,然后就弯着腰钻进低矮的伙房里,准备生火做饭。

  看着杨玉萍弯腰而勾勒出的腰线,高扬立马就想起昨天晚上在自己房间里同样的姿势,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丝丝的冲动,上去抱住杨玉萍,好好的疼爱她。

  这个心思一冒出来,高扬就按耐不住了,他故意问了一句,“舅妈,我表舅呢?”因为伙房实在低矮,所以杨玉萍只能撅着回了一句,“你表舅跟别人去镇上打临工去了,过几天才回来,你有啥事吗?”“没,没事,我先去洗把澡了。

  ”高扬连忙回答。

  因为表姑婆一个人睡在伙房边上的房子里,所以这几天在大房子里,只有高扬和杨玉萍。

  一想到和杨玉萍能够独处,高扬这心思立马就活络起来,洗澡的时候就在想,怎么才能把杨玉萍给弄到手呢?就在高扬心里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就听见从外面传来杨玉萍的呼救声。

  “小扬,蛇,有蛇!”高扬一听有蛇,顾不得许多,穿上一条内裤,光着膀子就窜了出去。

  农村里有蛇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杨玉萍却没有想到,刚刚弄柴火的时候,忽然游出来一条花花绿绿的小蛇。

  因为猝不及防,杨玉萍被这条蛇冷不丁的咬了一口。

  高扬窜过来,拿起边上的木棍直接把这条小蛇直接乱棍打死。

  “舅妈,你被蛇咬到了呀!”高扬看到杨玉萍雪白的大腿上面有一处大而深的血点,很明显是被毒蛇咬了。

  “怎么办,小扬,舅妈不想死啊,你快点帮我想想办法。

  ”杨玉萍一张小脸吓得惨白,根本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紧紧抓住高扬的手。

  “舅妈你别急,只要把蛇毒吸出来就好了,只是……”高扬看了一眼杨玉萍的伤口,有些不太好意思。

  这花蛇哪里不咬,非要杨玉萍的大腿内侧那里……“小扬,有啥话你就直说,舅妈一条命就在你手上。

  ”杨玉萍急的俏脸通红,她知道花花绿绿的蛇肯定是有毒的,她现在所有的期望都放在了高扬的身上。

  “舅妈,你别急,我以前也被蛇咬过,最好的办法就是用嘴赶紧把蛇毒吸出来。

  ”

  她,学古典文学的女生,漂亮、浪漫;他,学应用物理的男生,严谨、务实。

  两人不甚相配,但,还是结婚了。

  用她的话说:“在最想结婚的时候,恰好碰见他,也就结了。

  ”  语气里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和无奈。

    他却很高兴,娶到这么一个漂亮能干的妻子,简直超出他的预期。

  没事的时候,他会把她和身边熟人的老婆比,然后告诉她结论:“我的老婆是最好的!”  她淡淡一笑,说:“无聊。

  ”  她心底有一个小秘密,那就是,她一直默默爱着另一个人。

  那个人,是她大学时教授古汉语的老师,这份爱情因为得不到,更让人欲罢不能。

  她珍藏着老师手抄给她的词,是陆游的《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不过将最后一段改成了:此生谁料,心在香山,身老沧州。

  她的名字里,有一个“枫”字,秋天的枫叶是红色的,而香山,以红叶闻名。

  一份感情,要这样曲折隐晦地表达,她看了,说不出的苦涩,苦涩里又夹杂着甜蜜。

    她等,一直在等,青春在等待中溜走,而最终,老师也没能给她一个想要的结局,对她说:“没办法,她不肯离,有孩子啊,没办法……”她决定放手了,她不愿意自己视作生命一样珍贵的爱情,到头来却让老师如此为难和痛苦。

  如果不能和老师结婚,那么,和谁结不也一样?这时候,恰好别人介绍了他,于是,她嫁给了他。

    他一直待她很好,他不会写诗,不懂浪漫,但是,他疼爱她。

  她有关节炎,不能碰凉水,他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家里煤气灶的两个灶头,同时烧水,等她起床,家里的5个热水瓶全都灌满了。

    他也包容她所有的爱好,她去看电影,他陪她去,给她拿包、拿水,在她流泪的时候,给她递上纸巾,尽管,他会在旁边的位置上睡着;她去听音乐会,他不想听,就先送她过去,估摸着要结束了,再去接她,什么时候她出来,总能看见他站在门口的身影,从未让她等过1分钟……   还有,他欣赏她,在外人面前提起她来,总是一副自豪的样子:我老婆那菜做得,只要给她尝一尝,她回家就能做得差不离;我老婆那文采,我们家的生活费基本上都是花她的稿费;我老婆那皮肤,天生丽质,从不用化妆品,真给我省钱;我老婆那人,不虚荣,什么名牌都不要,就爱看个书……成天“我老婆我老婆”,搞得别人都很好奇,争相一睹她的风采,发现也不过就是个寻常人嘛。

    最后她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你别这样夸我,多不好!”他头一扬:“怎么了?我夸老婆还不让?”她被他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逗笑了,说:“瞧你那傻样!”  有时候她会想,这个世界上,看我哪儿哪儿都觉得好的人,对我提的任何要求,都会当作一件大事想办法去满足的人,大概就只有他了。

  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温厚、忠诚、人品好、会疼人,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她总是不自觉地会拿他和老师比,和老师之间那种心有灵犀的默契,那种精神交流的酣畅,那种欲说还休的情愫……和他,从未有过。

    也因此,她对他,似乎总是淡淡的样子,热情已经用尽,剩下的,只是和一个实在庸常的男人,平淡安静地相守。

    他们婚后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儿子是她的心肝宝贝,也和她最亲,会勾着她的脖子说:“妈妈你要慢慢地长啊。

  ”她问:“为什么?”儿子说:“你要是长得快,和我长得一样快,那我长大了,你就老了,就死了,所以妈妈,你要慢慢长,等我长大,我不想让你老,让你死。

  ”儿子这样的话,总让她有一种要落泪的感觉。

  他也对她说:“我知道,你在儿子心目中的位置是无可取代的,我只希望,我在你心目中,也有一个小小的位置,不会被别人取代。

  ”   她也问自己:会吗?不会的。

  她回答自己。

  儿子是她的命,她怎么能让儿子的世界坍塌(是男人就把她搞大),而他,这个善良而无辜的男人,她怎么能伤害他?  日子就是这样慢慢过下来了,而对老师的思念和怀想,似乎成了一种背景,一回头总能看到,又似乎是一个港湾,心很累的时候,她会允许自己花上一点时间沉浸在回忆里,和老师的点点滴滴,甜蜜又苦涩的感觉,那样熟悉又遥远……她把这种回忆,当作给自己的一种奖励。

    有一天,她突然接到老师的电话,老师告诉她,妻子前不久病逝了,儿子也出国了,他现在是一个人。

  又问她:“你现在过得好吗?”又问她:“这个周日你有时间吗?我们见个面吧!”她顿时心乱如麻,脑子里一片空白。

  有多少次,她想过和老师重逢的画面,现在真的要来了,她为何却是这般的胆怯。

    她的脸色一定有些变样了,他关切地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一个老朋友,约周日聚一聚。

  ”一连几天她都是魂不守舍,他让儿子多陪妈妈:“你妈妈看起来有心事呢。

  ”  周日那天,她去赴约,不过才隔了将近十年的光阴,她的老师,怎么老成这样了?一个干瘪的木讷的小老头,让她觉得陌生,那个在课堂上妙语连珠挥洒自如的老师呢?难道只是出自她的记忆?还是,她的记忆美化了老师?  有一些东西在心里坍塌了,她有些后悔:真不该来的。

  又有些释然:来了也好,十年的忘不掉放不下,也到了该了结的时候。

    她和老师在街头告别,说再见,说再见的同时,她心里已经清楚:不会再见了。

    儿子打电话来:“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和爸爸等你吃晚饭呢。

  ”她原本被抽空的心蓦地一热:“妈妈这就回,等着啊!”在这样的时刻,能有一个温暖的家可以奔赴,她突然对这一切充满了感激。

     到了家所在的路口,她远远就看见了他拉着儿子的手,正在等她。

  她加快了脚步。

    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她突然对他说:“你知道我今天去见谁了吗?”  他翻了个身,打了个哈欠,说:“太晚了,先睡吧。

  ”  她说:“你不想知道吗?”  他没出声,她看了看他,他发出轻轻的鼾声,已经睡着了。

  她在心里叹了个气,摇摇头:唉,他就是这个样子,粗线条大心眼,没办法。

    他的脸埋在枕头里,悄悄地笑了——其实,他知道的。

    他知道的,在结婚的那一天,他去接她,花车经过音像店,传出一首歌:“……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想你想你想你,最后一次想你……”她的泪水突然就掉了下来,那时候,他就知道了。

  还有,她的沉默、失神、怅然……他都知道,那是因为什么。

  但他从来没打算就这个问题去和她弄个一清二楚——因为一旦说破,那他就得拿个态度出来:你已经嫁给我,就不能再想别人了,如果你再想别人,我就……就怎样?发怒吗?伤心吗?离婚吗?而依她的性子,百分百会这样接招:是的,我想着另外一个人,我一直爱着他,我对不起你,我们离婚吧!离婚?和这么好的一个老婆?他才不干呢!即使她的反应不会这么激烈,但,她心里会别扭吧?他心里也会别扭吧?总是这么别扭,积累在一块儿,对婚姻也是有杀伤力的。

  很多东西,一旦说破,就收不回来,就坐实了,就再也无法抹去了;而如果不说,为对方留有余地的同时其实也是为自己留了余地,相信时间的力量,就像大风经过之后的沙丘,一切都被深深掩埋,没留一丝痕迹……   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好好对待她,让他对她的爱,让她对儿子的爱,结成一条坚不可摧的防线,一点点挤走她心里的那个秘密,直至不露痕迹地全面占领她的心。

    夫妻间的很多问题,就像皮肤上出现了一小块破损,有一些,是癌症前期,需要马上去解决,越拖下去越严重;有一些,只是简单的擦伤,你不去碰它不去管它,慢慢地,它自己也就好了,如果你时不时总去挠它一下,那它总也好不了。

    是的,在他们婚姻的很长时间里,她都想着念着爱着另一个男人,那又怎样?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嫁给了他,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是他儿子的母亲,他们有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

  而且,他在心里狡黠地笑了一下——他知道他媳妇那人,眼里容不下沙子,做不了什么出格的事儿,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今晚过去,她大概想也不会想了,他心里涌上了一些怜爱的情绪:这女人真是傻啊,为了一份校园里的感情,心心念念记了这么多年,这不正说明她的纯粹和长情吗?我没有看错人,这样一个女人,是值得好好珍惜和守护的,就让她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吧,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生活,好在,都过去了。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明天,将会是新的一天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833.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5589.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6088.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1962.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3714.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2810.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4636.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1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