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色情 網站 p,新手必看

老汉玩小嫩苞小说 撕破我的奶罩 猛吸奶头/图文无关问那长安风情何处采,唯有夜半红袖阁。

  这红袖阁也当真不是什么风雅人士的去处,不过是些衙差、车夫、修脚匠、剃头匠夜深的消遣之所,至于红袖阁这个名字也只是这群人的戏称罢了,说到底就是城郊的一个小院子,老鸨带着些青楼不肯收的女子讨讨生活而已。

  这里的烟火女子事后总要啐口唾沫,好像不这么做就显得下贱了一样。

  那些狎妓的光膀老爷们丢铜板的时候也得道句不值,再添油加醋地说说自己在城中醉仙居喝过大酒到那真正的风尘之地跟花魁还有过那么一段往事,老鸠则打着圆场附和着说这位爷是见过场面的,一边数着铜板生怕少给了一个子,等那客人走了,便拉着一众女子磕着瓜子聊着离开那位的些子破事。

  “嘿,不就是一破拉车的吗,还去过醉仙居哩?当年老娘红的时候,请老娘在那吃酒的官儿都从河东排到河西了。

  ”老鸨磕着瓜子摇头晃脑说着,眼眶里的白眼珠子跟脸上的皱纹刚好是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都是下九流,瞧不起谁呢?”“就是,就是。

  你是没见他给人哈腰那衰样,在这儿倒是装起了大爷。

  ”“活儿也不好,哎哟,还是那位公子好,人又俊郎,那个也比那些下三滥强,还会讲故事哩。

  ”正在院里聊的欢时,又有人敲门了。

  “来了来了。

  ”老鸨忙起身故作妖娆的叫着。

  敲门的人手持一柄竹扇,身着青衫,眉目俊朗,倒是颇有几分书生模样,与那屋内的不堪显得格格不入。

  这书生好像是刻意要避开那些庸人,亦许是不想被人晓得总要等到三更天才过来。

  “哟,公子又来交公粮啦。

  ”那老鸨扶着那青年扯着大嗓子就往屋里走。

  “小些声音,小些声音。

  ”那书生窘迫地看看身后,黑夜好似吞没了所有声响和光亮,四下无人,见此情形书生也是嘘了一口长气。

  只见其中一女子忙起身迎了上去,浓妆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嗲声嗲气地道:“刚刚还在念你,这一眨眼的功夫就来了。

  ”说完那女子忙搀扶着书生进了房,书生固然是俊俏的,但那女子不管从哪看是总有些说不上来的不协调,五官倒也还算周正,眼睛虽大却死气沉沉,算不上肥胖但也绝不算瘦,明明上肢干干巴巴的,肚子上却硬生生多出许多赘肉,那双峰也下垂的厉害。

  这进了房内,固然是一阵风雨,书生倒不像那些车夫全然不顾这风尘女子的感受,斯斯文文倒有几分诡异的温情,动情处还许诺要为那女子赎身,那女子倒是听得认真,心头多少有些悸动,眼角都泛起了泪花。

  说来也怪,这书生虽一点不像那些粗鄙之人粗犷,含情脉脉地颇有几分情人幽会的味道,却死活不看那女子一眼。

  一阵云雨过后,女子嚷嚷着要听书生讲些奇闻异事。

  “那小生就给姑娘讲个县令和恶人的故事吧。

  ”“是怎样县令?”“那县令虽已是不惑之年却风度翩翩,温文尔雅,为百姓所拥戴,颇有些父母官的做派。

  ”“这个县令是个好官呀,那又是怎样的恶人呢?”“那恶人满脸麻子尖嘴猴腮,强抢民女还杀了人,不过被县令抓来斩首了”“呸,竟有如此卑劣之徒,那县令抓了恶人倒也只是皆大欢喜,这又算哪门子奇闻异事?”“那些寻常百姓倒也跟你想的一样,但这故事远没有完呢。

  ”老汉玩小嫩苞小说 撕破我的奶罩 猛吸奶头/图文无关说那城中有一面相老实的老汉当街给自己丫头头顶插上草标说把女儿卖了讨些口粮,恰时那县令经过,见那丫头模样水灵就与那老汉商讨,决心买下做个丫鬟。

  老汉自然是认得县令的,也不敢跟官家还价,唯唯诺诺地说着要不是家里揭不开锅断然不会走到这一步。

  县令倒是慷慨,从内衬里掏出一块黄金就塞给老汉,宽慰老汉定会好生待他家丫头。

  老汉哪见过黄金呀,拿在手上擦了又擦,咬上一口确定是真的后脸上堆满了笑容,一口一个青天老爷叫着,忙要推那丫头过去。

  那县令倒是仁慈极了,说念在父女要分别,多多少少给些日子他们团聚。

  老汉呵斥那女儿跪下,自己顺势跪在县令面前,谢这青天大老爷恩德。

  那麻脸青年刚好也坐在旁边吃着豆花,一切都看得明白,心中也欢喜那姑娘的紧,于是一路紧跟着老汉父女。

  那老汉拽着女儿的手拖着就走,路过城中赌场,老汉的腿开始迈不开了,交代让女儿回去后风风光光就要往里走。

  姑娘恳求着父亲不要赌了,又想到自己惨死的母亲眼里噙满泪花。

  “老子的事也是你这丫头片子能管的?”老汉一把推开女子。

  女子想到自己母亲便是因为他赌博惨死的,如今自己也被卖了,心头那个恨呀,下意识就抓住老汉的手臂咬了上去。

  这一口下去让那老汉疼得龇牙咧嘴,一把揪着女子的头发就往小巷里拖,口里喃喃道:“不要以为你被买了就成别家的人了,老子永远是你老子。

  ”那麻脸青年忙跟上去,等再看到那老汉时,只那老汉满脸是血,眼看就不活了。

  女子双手握着发髻呆若木鸡地看着倒下的老汉,身体一阵阵地颤抖,看到麻脸青年过来更是吓得花容失色。

  麻脸青年虽然人挺混的,但也确实没见过这阵仗,老汉太阳穴上的血窟窿还不停渗着血,女子警惕地看着逼近的麻脸青年一下慌了神,手上的发髻对着青年,喃喃道:“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麻脸青年轻声说:“不要怕,我不会报官的,我来帮你。

  ”等到那青年靠近,女子腿一下就软了,瘫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颤抖着不敢发出声响。

  青年掏出随身的水壶给女子把手臂上的血水洗干净,让她脱下被血染红的外衣先走,约定好城郊的某处地点后,女子便离开了。

  等到夜深,青年背着麻袋就到了城郊,两人随便挖了个坑就准备把老汉埋了,拖动老汉时,老汉衣服里掉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切记:等把本赶回来就不要赌了,到时候把娃娃赎回来,好生过日子。

  ”姑娘用油灯照着一遍遍看,不由悲从中来,扇着自己耳光大哭起来。

  麻脸青年忙过去宽慰姑娘,说如果姑娘不介意就跟他一起过日子得了。

  姑娘想着自己无依无靠又因错杀父亲也不敢去县令那儿,突然觉得这麻脸青年虽然跟自己只算萍水相逢,但是心诚可托付,权衡之下便决定拿着县令给的那块金子跟着麻脸青年好生过日子。

  青年倒是诚心对姑娘好,不再跟以前一样游手好闲,两人用那块金子开了个小店,青年每天自己虽然忙碌的紧,但是从来没有再让姑娘受过委屈,姑娘也把一颗心都放在了青年身上,每天安置着他的生活,日子就这样不咸不淡地过着。

  县(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令到了约定的日子派人去老汉家里接姑娘,却发现无人在家,本以为是被骗了钱财,不想城郊发生命案,挖出尸体正是那失踪的老汉。

  县令下令定要严查,让死者安息,城中百姓一片叫好,觉得县令为一贫穷老汉申冤当真是百姓的父母官,还有不少人传县令是那青天老爷转世,人人都为这清官叫好。

  案情总要重见天日的时候,县令顺藤摸瓜就查上了麻脸青年,青年眼看事情败露,决定为姑娘隐瞒,便告诫姑娘一定要守口如瓶,这样就不会留下把柄,余下的事慢慢周旋便好。

  县令倒也是个明事理的人,也绝对不会断没有十足证据的案,只是将那麻脸青年暂时关押着,日后再审。

  姑娘呢,便像当初约定的一样,留在了县令府里做丫鬟。

  县令确实是个十足的好官,但是却并不是纯粹的君子,年轻时风花雪月多了,虽然失去了生育能力但是色心未改。

  膝下也无子,本来也有过一个,但是那娃娃小时候就被政敌掳走,县令又是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主,虽然后来还是扳倒了政敌,但是儿子却不见踪迹了,妻子也因此埋怨他离开了。

  于是,县令也就不再奢求能儿孙满堂了,只想着好好做官,及时行乐,倒也快活。

  至于那些丫鬟,多多少少也和自己老爷有些勾当,但是这些丫鬟当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那姑娘,县令当初也是因为她水灵的紧才掏出那么大一块金子要来买她。

  姑娘从小穷苦惯了,本以为到这县令府做丫鬟是个苦差也因担心青年所以整日郁郁寡欢。

  但是县令却待姑娘极好,说的是丫鬟,从来没见让她做过活,还遣府里其他人伺候着她,每天再忙也抽出时间陪她散心,宽慰她没有了父亲还有自己,虽然每次提到父亲都让姑娘心头一阵慌张,但是时间长了那种害怕的感觉也就淡了,相反县令虽是不惑年却气度不凡,英气十足,姑娘开始虽痛恨自己见异思迁,但也难免会有些心动,时间长了也就顺理成章的和那县令走在了一起,县令却确实欢喜这个姑娘决定给他一个名分。

  老汉玩小嫩苞小说 撕破我的奶罩 猛吸奶头/图文无关麻脸青年被关在牢房里,也并没其他异动,虽然所有人都认为是青年强抢民女杀了姑娘父亲,但是没有姑娘指认,县令也就没有断案,但是放肯定是不能放的,毕竟这麻脸青年作奸犯科也不是一次两次,更况且这次还是命案。

  但是最近狱卒总是提起县令大人新来的丫鬟就要成县令夫人了。

  麻脸青年最开始对于这种说法是嗤之以鼻的,毕竟他觉得姑娘还是信得过,至少她没有因为要洗脱自己罪名而指控青年。

  但是时间长了,难免心中有些疑惑,像心里被打翻了陈醋非常不是滋味。

  县令再审青年的时候,押青年的车队刚好遇到县令的轿子,好巧不巧,那姑娘也在轿子里被青年瞥见,一时四目相对,姑娘慌乱的躲开青年的目光,一时间慌了神。

  青年心中恨呀,他誓要报复这个始乱终弃的女人,于是狠心在高堂上把所有的事情都抖了出来,包括姑娘如何杀人,青年如何埋尸的细节都说的明明白白,说完青年又是泪流满面觉得其实自己也背叛了姑娘。

  但是这样的说辞又有谁会相信,起码在场围观的百姓没有一人相信青年所说的话。

  姑娘在外面却听的真切,一时间也慌了神,她舍不得现在的美好,她害怕这样就失去了一切,更害怕自己会死,背着弑父的骂名,背着不检点的骂名去死。

  情急之下鬼使神差,姑娘冲进了衙门,青年看到出现的姑娘忙说着对不起,但是急火攻心的姑娘哪里听得到,只是想着为自己开脱,刚好旁边有人附和是青年强抢民女伤人性命,姑娘也跟着那人说起了同样的话,在青年震惊的表情下,姑娘才意识到他刚刚在说,对不起。

  斩立决。

  青年被行刑时,掉下一枚玉佩,县令看见后瘫坐在地上。

  “那麻脸的恶人是县令儿子?”“是的,那姑娘后来怎么样了?”“应该也自尽了叭。

  ”“当真是奇闻异事呢,不知这故事是何时何地发生?”“故事是我编的”,书生系好青衫又感觉少说了点什么于是补上了一句“但想赎你是真的。

  ”……“那位公子答应会来赎我的,他讲的故事有趣,人也有趣,是你们这些下三滥不能比的。

  ”车夫听了女子的话,一时间乐了,“能来这里,他就不是下三滥了?”后来书生再也没来过,女子也没有一直等他,最后不过是茶余饭后嗑瓜子时的消遣,至于书生后来去了哪里,也没人知晓,许是做了一方县令。

  

“来,嫂子帮你。

  ”说着,嫂子的手竟伸了过来。

  “嘶”陈正倒吸一口凉气,感觉到一股麻意从脊背直冲脑门。

  “嘘……”“嘘……”就在这时,嫂子竟(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然吹起了口哨。

  “轰”的一下,陈正大脑一片空白,嫂子……嫂子竟然……哄自己小便。

  在乡下,哄小孩尿尿都是这样,一边轻吹口哨,一边用手拨弄。

  嫂子的动作让陈正脑皮发麻。

  为什么陈正都成年了,迷人的嫂子还不避讳,给他尿尿呢?因为,他是一个傻子!在八岁那年,一场车祸,导致他脑神经受压迫,于是,他就傻了。

  这一傻,就是十几年。

  结果,半个月前,陈正的脑袋莫名其妙的灵光了!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嫂子!因为他尝到了甜头,被嫂子拨弄着小便多刺激啊!没办法,嫂子实在太迷人了,虽然陈正心底有一种犯罪感,但还是没法控制自己。

  而且,嫂子刚生了娃,大哥陈明迫于经济压力,出国务工,家里就陈正与嫂子两人。

  因为大哥是养子,他们之间没血缘关系,这让恢复后的陈正胆子越来越大。

  嫂子给陈正把尿后,堂屋婴儿床里的宝宝开始哭闹起来。

  嫂子赶紧过去。

  可她最近胸口涨涨的,宝宝吸不了多少,就会哭闹,这可把嫂子急死了!“来,宝宝乖,吃……”嫂子解开衣服扣子,塞在了婴儿小嘴里。

  一如往常,嫂子挤的红通通的,不见效果。

  却不知,陈正已经偷偷来到她的身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

  “好带劲啊!”陈正盯着嫂子,眼神放着金光。

  嫂子弄了半天,宝宝还是没喝多少,她得将宝宝放下,两手拼命的挤起来。

  越弄越生疼,疼的她俏脸苍白。

  好一阵,忽然又一股急流冲出的感觉,一阵阵的刺疼。

  她知道好像要出来了,于是赶紧起身站起来,想拿瓶去接,可突然看到了身后的陈正。

  “啊!”一声尖叫。

  与此同时,那像淋雨一般,洒在了陈正的脸上和衣服领口,一圈圈的。

  陈正惊讶不已,只感觉浑身都是香气四溢,那股香味扑到鼻子里,浑身难受。

  嫂子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她赶紧将那收回了衣服里,然后转过身去。

  她是第一次除了自己老公外,在别的男人面前露,更无耻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老公的弟弟!心底十分惆怅。

  陈正也有点尴尬,想着如何收场,可目光不由自主沿着嫂子细长的柳腰,望向了圆润的把裤子绷的紧紧的臀部……“渴,好渴,想喝点什么……”恍惚间,陈正伸出手指,沾了脸上一抹香甜,放入嘴巴里舔了几口。

  这味儿真是又骚又甜啊,惹的他全身哆嗦不定。

  嫂子刚开始很羞涩,可想着,阿正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傻子,犯不着跟他计较吧!可刚要继续,嫂子突然有点头晕目眩,如针扎一样,疼的她有点受不了。

  她不管了,只想从这剧烈的痛楚中解脱出来。

  “阿正,你还在吗?”“嗯?”陈正应了一声,发现嫂子林子惠踉踉跄跄朝他走来。

  “嫂子,你!你你……”陈正只感觉喉咙发干,说话都吐不清楚。

  林子惠扭扭捏捏,想了片刻,红着脸,道:‘阿正,我这里被蚊子咬了,你替我止疼好吗?’陈正现在可不傻,盯着胖圆看,蚊子叮了哪有这么大的啊!真把我当成了傻子呢。

  想到这,心跳加速的厉害,本以为嫂子会过来训斥一边,可没想到竟然要自己帮忙止疼啊?“是要挠挠吗?”陈正装作一脸懵懂的样子。

  林子惠纠结不已,脸蛋绯红,但实在疼得难受,只能咬着贝齿点了点头。

  然后当着陈正的面,将衣服掀开,掏出圆鼓鼓,沉甸甸的。

  陈正见状有点蒙,刚才她给自己把尿,现在又让自己挠她那个部位,不禁咽了口口水。

  伸出颤抖的手按到了其中一处,轻轻抓了抓。

  “嗯哼……”林子惠皱着眉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鸣。

  这么轻轻的挠,对缓解涨疼一点效果都没,反而多了几丝瘙痒之感,让林子惠欲罢不能。

  

一旁的刘春杏算是明白了,这是要干群架了,她再傻也看的出来,这不是要把温喆往死里整嘛?归根结底这事都是因为自己惹起来的,她急的满脸通红的,跑过去就扯着刘小民的胳膊乞求道:“哥你别乱搞,这打起来是要出事的,弄出了人命怎么办,这都不是外人,以后还要见面的,莫把人打坏了撒。

  ”“你女人家家的晓得个屁,这是我们男人的事,你在旁边呆着,一哈打起来了,你看看这个小王八蛋怎么求爷爷告奶奶的,他不是横吗?我要让他以后都不敢见你。

  ”刘小民像是个好斗的公鸡,把刘春杏拉到后面去了(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刘春杏慌了,立马冲着温喆喊道:“温喆你就认个错啊,也就没有事了,要不然他们会把你打坏的,你怎么这么犟啊?”温喆看见她那么焦急的样子,心里就憋着一团火,好歹这是自己想处对象的女人,怎么能够在她面前认怂,他仰着头冲着王胖子和刘小民喊道:“你们打我吧,今天把老子打死了,算你们狠,要不然,老子会找你们报仇。

  ”“说毛的大话,废了这个小王八蛋。

  ”王胖子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大声喊一声,强子为首的一伙人立刻冲上来了,挥舞着棒子虎虎生风。

  墨镜男顿时将温喆推到了一边去,他们虽然只有三个人,可是面对这一群人连个眼睛也不眨一下,就只是取下了眼镜,一齐伸出胳膊来挡了一下,夺过了前面一个小伙子的棒子,啪的就把那个小伙子的脑袋打的鲜血淋漓的。

  “没想到还是几个练家子,往死里揍。

  ”强子吃了一惊,带着头拿着跟球棒就抡了过来,他是个带头的,自然是有两下子,温喆站在墨镜男的后面都感到有一阵子的杀气,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就听见了一声惨叫。

  强子棒子还没有到,已经被一个眼镜男给踹在了肚子上,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地上去,其他人见老大都失足了,这还得了,顿时怒不可遏的往这边冲。

  王胖子和刘小民站在一边像是在看好戏,幻想着一会儿几个人被打爬下了,然后一起跪在泥巴里给自己求饶,那场面肯定很刺激。

  不过接下来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让他们的眼珠子差点都掉下来了,只见其中一个戴墨镜的被打了几棒子后,又跌倒了,他爬起来也不管身上是不是粘上了泥巴,手往怀里一摸,顿时一把黑洞洞的家伙对准了强子一伙人。

  打斗在这个时候停止了,大家都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个乌黑的家伙,强子这时候拿着棒子很是不服气,还要上去打,那墨镜男握着家伙发话了。

  “再上前一步,你脑袋立马开花,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强子顿时愣住了,他回头看了看王胖子,好像在问该怎么办,王胖子这会儿也有点发蒙,要说打人的事他干过不少,可面对一把黑家伙指着的场面,他还是第一次遇见,他不由狐疑的说道:“吓唬谁呢,拿个小孩子的玩具,以为老子是唬大的?”其他人一听见这话也不由开始怀疑,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随便迈进一步,强子平时里是靠打架赚钱吃饭的,要是被一把玩具给糊弄了,传出去是多么丢人的事,他硬着头皮上前了一步,想要试试这家伙的真假。

  那个墨镜男见状准备扣动手指,旁边的一个墨镜男见事情不妙,急忙过来拉住了他的手,低声说道:“这里不方便,赶紧收起来,闹大了不好收场。

  ”听了劝那个墨镜男点点头,不过为了证明他手中家伙的真假,他拆开了它,拿出几颗“花生米”来,在手里抖了抖,迅速的填充进去,再次指着强子和其他人,晃了晃,声音低沉的说道:“现在,你们信了没有?别逼我动手。

  ”强子这时候已经傻眼了,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感觉,这可是真家伙,弄不好一颗花生米就要了命,虽然是靠打架为生的,可是没有想过要拿命换钱的,他们只好呆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都拿眼看着王胖子,似乎是在听他的指示。

  王胖子何时见过这样的家伙,黑洞洞的好像随时就要喷出一颗就要了自己的命,他只能自认倒霉,心想今天遇见了狠人了,看样子对方来头大的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跟温喆这小子有什么关系。

  也不管一旁的刘小民目瞪口呆了,王胖子顿时换了个态度,强装着笑脸,冲着墨镜男说道:“兄弟您是那条道上的?看来我们之间有一点的小小误会,你不要见怪。

  ”“我们是谁你不用多问,带着你的人赶紧滚蛋,只想警告你,以后对温先生客气点,要不然请你吃花生米。

  ”墨镜男说着,径直走向了自己的车子,那些刚才还气焰嚣张的人子,都一个个自主的让开了一条道。

  温喆这时候像是在看电影,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算是什么角色,这两天所接触的事太多了,自从认识了金不换,他算是长了见识了,打群架就算了,居然还玩起了武器来,这玩意他只不过是在电视电影里见过啊,这金不换的保镖都这样的厉害,他是多么的有势力,这回来之前还和他面对面的交谈,态度还不怎么好,想起来就有点后怕。

  “温先生你先上车吧,等他们走了,我们再离开。

  ”墨镜男过来打开了车门,温喆走了过去回头见刘春杏也在看自己,被刘小民拉着王胖子的车上走,看样子很是不愿意。

  墨镜男开着车倒回路上去,调转了车头,强子带着那些人一个个灰溜溜的回到面的上去,也不好意思跟胖子说什么,来时的嚣张样子完全不在了,驾着车乖乖的离开了。

  王胖子把车开到路上,心有余悸,刘小民平时里只不过是个小打小闹的人,这会儿还没有回过神来,手里燃着烟也忘记抽了,一旁的刘春杏终于说话了:“哥,我不想去县城玩了,我想回卫生所去值班,你就随了我的意思吧?”刘小民手指一抖,眼巴巴的看着王胖子,完全乱了分寸,“你说呢?”王胖子回头看了看停在那里的车子,喉咙里咕咚了一下,伸手摸了摸额头的汗珠子,说话声都有些不利索了,“那,那你们先回去吧,我刚才想起来还有点事没有办,不如过几天再来看你们,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看中,那我先回去了。

  ”刘春杏像是重新获得了自由似的,开了车门就往回走,在经过温喆的时候,特意的看了他一眼,眼神很复杂。

  经过了这事刘小民也自然没意思再跟着王胖子了,也开了车门下去。

  “那你开车注意点安全,改天再来玩。

  ”刘小民刚刚下了车,王胖子的车就发动起来,一溜烟的跑了,刘小民赶紧跟着刘春杏往回走,看都不敢看温喆一眼了。

  这边的墨镜男见他们都走了,回头对温喆说道:“温先生让你受惊了,希望这件事没有给你带来太多的麻烦。

  ”“怎么会,多亏了你们。

  ”温喆看着墨镜男,刚才见他把家伙放进怀里,那样子威武极了,他在想,有一天自己也这么威风那该多牛逼啊。

  “我叫小五,道上大家都称我为五哥,跟着金老板已经有些年月了,刚才那些人只不过是一些小虾子,不值得一提,往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还有这个,是金老板留给你的东西,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

  ”那个叫做小五的墨镜男说着,从车厢后座拿出一个包裹来,递给了温喆,还有一张印着电话号码的卡片。

  打了招呼,道了谢,温喆下车了,看着小五开着车绝尘而去,他不由感慨万千,这些人就是酷啊,估计是提着脑壳玩的人,能够结识了他们,以后也不怕被人随便欺负了。

  温喆拿着包裹回去,这才发现村子里的人都拿异样的眼神看他,当时看热闹的村民远远的都没有靠近,他们拿着锄头和铁锹,都是从地里回来的,都在议论着温喆是怎么回事。

  村口就见到赵老二和二丫站在人群里盯着他看,表情还很复杂,这些村民因为隔得远,也没有怎么看清楚,怎么来了一群人,打了一会儿就走了呢。

  “小喆,你又惹祸了吧?被人揍了?是不是犯了事,惹了人,被人给抓去了?看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还想进乡卫生所,我看你就是一个没出息的小子,将来连你老爹都不如,只能种田,脸朝黄土背朝天。

  ”赵老二一见面就讽刺起温喆来。

  要是讽刺自己不要紧,可是这家伙又拿老爹做文章,温喆当着二丫的面,反驳道:“你乱叫个啥?你可别忘记了,我要是进了乡里的卫生院,你就跪着给我磕几个头,这话可是都记着呐,有大伙见证。

  ”赵老二打死都不相信温喆能够进乡卫生院,嘲讽道:“行,谁要是不磕头,谁是你龟儿子,我们得规定个时间,免得你到时候说忘记了,给你三年的时间,怎么样?”“要什么三年,三个月就足够了,你就等着吧。

  ”温喆被即将的恼羞成怒,再说二丫还在一旁看着那,他可不想丢了这个人,再说经过刚才的事,他觉得金不换的势力大着呢,连保镖都那么狠,何况他的手温,应该能够将自己弄进去乡卫生院。

  赵老二见即将成功,顿时一拍巴掌说了声好,指着温喆,翻了翻白眼,“你小子就等着吧,你要是三个月进不去怎么办?你给我磕十个响头。

  ”一旁的村民有端着饭碗边吃边看热闹的,顿时笑的喷饭,这赵老二明摆着是想占温喆的便宜,不过他们也就是看个热闹,并不多嘴。

  “十个就十个,一百个我也答应,你等着。

  ”温喆想也没有想的就答应了。

  一旁的二丫拉了拉他爹的衣角,轻声的说道:“爹,我看算了吧,这不像个事。

  ”“你懂什么,少丫头,你还指望着这个小子翻了天不成,走,回去,我警告你以后不许跟他来往,他就是个没出息的家伙。

  ”赵老二瞪了温喆一眼,拉着二丫就往回走,二丫眼神忽闪忽闪的看着温喆,一边走还一边回头,有点不舍得的样子。

  温喆心里窝火极了,这二丫原本就算是自己的媳妇,就是赵老二这个势利眼的爹,退了这门亲事,他在心里暗自发誓,总有天得把二丫夺回来。

  村民见也没什么热闹可看,就都散了去,温喆回到家里,打开了金不换送给他的包裹,里面除了几套新衣服,还有一个手机,这衣服一看就是牌子货,而手机他也不懂什么牌子,总之看着挺高级的。

  把玩着手机看见一条短信,显示的是金不换的来信,打开看是一温话,嘱咐温喆以后用这个手机和他保持联系,别忘记了合作的事情。

  温喆想起金不换的话,关于老爹的一些信息,还有害老爹坐牢的那个人,就连金不换都不是他的对手,如今经过了刚才那一幕,他已经了解了金不换一些势力,可想而知,那个人是多么的强大。

  看样子以后自己一定要更加的努力,赚钱,搞关系,扩大势力,这样才能够救出老爹,才有希望。

  正想着这事,院子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进来一个人,温喆一看,这不是村里的钱寡妇吗,看见她怯生生的样子,好像生怕是被人看见了似的。

  “小喆你回来了?你没有什么事吧?”钱寡妇进来就关切的问道。

  温喆一看见钱寡妇,就想起那天晚上在河边的事,不由自主的打量下她的身温,和她销魂的一幕还历历在目,摇摇头说道:“啥事,我没什么事呀?”钱寡妇双眼含羞,脸色担忧,看了看温喆,“昨天你不是和刘小民干了一架,我当时听说后吓坏了,后来你又被人带走了,刚刚还在村口又闹事了,你这是咋了?”温喆见钱寡妇那么关心自己,不由掠过暖意,解释道:“其实也没有啥事,婶子,都过去了,你看我不是好端端的回来了,你不用担心我。

  ”“那咋能不担心呢,你看你的脸上还有伤呢,婶子看了怪心疼的,痛不痛啊?”钱寡妇担忧的看着他的脸,发现还有瘀伤,皱着秀美一副很心疼的样子,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满眼都是怜惜。

  温喆这会儿低头一瞧,钱寡妇那薄薄的衣衫下一双玉兔若隐若现,就不免想起那天晚上的激战,因为是在河边上,不怎么方便,所以弄的也不过瘾,虽说昨晚上被两个女人搞的很销魂,可是这钱寡妇是别有一番韵味,他决定逗逗她。

  “哎呀,有点疼,怎么办。

  ”温喆故意的龇牙咧嘴的,想要引起钱寡妇的同情。

  钱寡妇不知道有炸,咬了咬薄薄的嘴唇为难的问:“那咋办呀,你不是医生吗,你给上点药呀,你说你跟那个刘小民干什么仗,他就是一个小痞子,你哪儿打的赢他。

  ”“可是药用完了,我这里没得,咋办?我听说女人的唾液能够治疗男人身上的伤,要不你给我试试看?”温喆一步步的循循善诱。

  “啥唾液,你说的我听不懂。

  ”钱寡妇一脸懵懂的表情,样子十分惹人爱。

  “可不就是你这里的东西,你把舌头伸出来。

  ”温喆见她单纯的模样,不由暗自得意。

  钱寡妇很是配合的伸出火红的小舌头,样子十分可爱,温喆见状一口咬住,顿时香甜无比,一股香气扑鼻,让人无法自拔。

  好像意识到什么,钱寡妇慌忙推开了温喆,娇羞道:“别,小喆,这哪行,可不能和你再做这事了。

  ”“有啥不好的,我是医生我还不知道吗,你要真心疼我,你就从了我,我们都做那个事了,你还怕啥?”温喆挑逗似的说道。

  “哎呀小喆你快别说了,羞死人了,都说那晚上的事以后甭提了,就那一次,凡事有个例外了,你不是说要治伤吗,我回头给你弄点酱油抹一下就好了,村里平时谁有个皮外伤,不都是这样做的?”钱寡妇扭捏一番,两只手绞在一起不知所措。

  “你要是怕羞,我把门关上,反正我是医生,谁都不会说闲话的,有人看见也以为是治病,你怕个啥?”温喆见钱寡妇动心了,起身去把门给插上了。

  回头坐在钱寡妇面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继续说道:“你给我亲一下,我的脸就不会疼了,你试试就晓得了。

  ”“这样真的中?”钱寡妇信以为真,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女人亲男人的脸还能治伤呢,小喆是医生应该没有错的,上前就缓缓的伸出了火红的小舌头尖,舔在了温喆的脸上。

  顿时痒酥酥的感觉,温喆的欲望一下子就昂然了,身下的兄弟顿时昂首挺胸的,准备投入战斗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顺势就将钱寡妇搂在了怀里,咬着她的红嘴唇不停的吸允。

  钱寡妇嗯了一声,轻轻推开了温喆,娇羞的说道:“小喆,不是说治伤嘛,你这是干啥呢,不能亲婶子哪里,哎……”钱寡妇还没有说完,温喆不让她说话了,又堵住了她的嘴,还撬开了她的贝齿,使劲的咬着她的舌头,纠缠不清,两只手也抱住了钱寡妇那丰满圆滚的屁股,不停的揉搓着。

  钱寡妇多少年没有受过这样的刺激,在河边的晚上若不是温喆去的突然,她也不会那么心甘情愿的,这回来正经的调情了,她忍不住浑身发软,哆嗦起来,发出几声呻吟。

  温喆现在已经有了不少的经验,知道是时候满足钱寡妇了,当下腾出手来,捏着她的酥胸揉搓不停,一只手根本就捂不住,这样揉搓了一阵子,钱寡妇已经是满面春光,含情脉脉了,嘴里也喘着气。

  缓缓的将手伸到她的两腿之间去,钱寡妇大概还有一丝清醒,赶紧捂住了,“小喆,这里不行,婶子不能让你摸这里,哎,别呀……”温喆哪里肯答应,手灵活的一伸,就滑进了她两腿之间,触摸到了她茂密的秘密花园,原来这里早已经是溪水泛滥了,滑腻腻的。

  ?趁热打铁,温喆赶紧抱着钱寡妇就往房间里走,放在床上就开始脱她的衣服,钱寡妇欲拒还迎,脸已经红的像是熟透的苹果,十分的诱人。

  终于能够仔细的欣赏她身体的妙处,温喆一时间浴火难耐,不得不说,钱寡妇的身材真是很棒,前凸后翘的,而且有少妇特有的韵味,酥胸鼓鼓涨涨的,而且很大,他一只手都握不住,另一只手在她光洁的皮肤上游走个不停。

  钱寡妇双眼迷离,脉脉含情,早已经是不能自持,也不推推搡搡,抱着温喆的腰,身子一拱一拱的,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哼声。

  温喆知道是时候满足她了,身子压了上去,两个人立即抱成了一团,钱寡妇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好像怕被人发现似的,急忙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一番翻云覆雨,老旧的床发出吱呀的声音,随着温喆的移动而晃动个不停,钱寡妇喘息着压低声音道:“小喆,哎,你轻点呀,别被人听见了……”温喆继续猛攻,尝试了各种姿势,好好的享受了一把,最终是一泻千里,爬在钱寡妇光溜的身子上大口的喘息。

  钱寡妇也已经是香汗淋漓了,她摸了摸温喆的额头,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身子还在哆嗦,紧紧搂抱着温喆,“小男人,你以后就是我的男人了,婶子是你的人了。

  ”温喆翻过身来,找了根烟点上,大口的吸了下,朝着钱寡妇喷出一口雾气来,“我的好婶子,以后我想你的时候,你就过来陪我过夜吧?”钱寡妇娇羞的点点头,“婶子以后就是你的,你想啥时候要,都可以的。

  ”温喆满足的笑了笑,看着她身上还留着斑斑的痕迹,和几个唇印,不由觉得日子是多么的美好和幸福,恐怕以后,钱寡妇表面上是个寡妇,被村里的男人眼馋着,而暗地里却是成了自己的女人了。

  晚上温喆看了看他爹留给他的一些医术,其实自小就看,如今已经是倒背如流了,不过他习惯的晚上温习一遍,尤其是那本针经,他越看越觉得很有用,听说考医生执照需要很多知识和经验,所以他不敢怠慢,很是认真的对待和准备,金不换和他说了,过几天就有个考试,到时候会安排他去。

  第二天一早温喆习惯的去村里的卫生所,虽然和刘小民之间发生了一些不愉快,不过好歹事情算是过去了,不管刘小民会不会善罢甘休,王胖子会不会报复,温喆都不是很担心,他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早点搞到行医执照,然后是赚大把的钱,最后去乡里的卫生院,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到了卫生所看见门开着,刘春杏也来了,看见了温喆,表情很复杂,大概还在为昨天刘小民的事耿耿于怀,忽闪的眼神打量着温喆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声音很小,“小喆你来了。

  ”“恩,这么早,还真勤快呢。

  ”温喆微笑着穿上了一件白大褂,习惯的往刘春杏那大大的胸前瞅了瞅,由于刘春杏低着头坐在桌子前看医书,那雪白的脖子下面两颗小半球若隐若现,看的他一愣,有点没有回过神来。

  刘春杏哪里有心思看什么书,完全是在做样子,这会儿听不见动静抬头一看,遇见温喆那火辣辣的眼神,这才意识到自己春光外露了,连忙伸手拉了拉胸前的衣服,尴尬的脸红了,故意咳嗽了两声。

  “对了,小喆,我叔说了,中午请你去吃个饭,顺便为昨天的事说说,我哥回去被我叔骂了一顿。

  ”刘春杏怯怯的说道。

  “村支书请我吃饭?”温喆像是听错了一样,很是受宠若惊,不过也没有在意,暗想估计是昨天的事闹大了,金不换那边的人把这伙村民给吓到了吧。

  “我昨天回去把事都解释了,我叔是个正派的人,村支书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谁对谁错,总是有个说法的,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老是闹别扭不好。

  ”刘春杏眨着眼睫毛,看了看温喆,又低头去看书。

  温喆点点头答应,走到她身后瞅了瞅,从这个角度看下去,能够清楚的看见刘春杏怀里的两个玉兔,还有粉红色的乳罩,他真想伸手去摸一下。

  “看什么书呢?”温喆明知故问,刘春杏看的书,他知道内容,无非就是介绍一些病理和常规治疗方法,他十岁的时候,就已经会背诵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323.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6681.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5676.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2218.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5696.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3129.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240.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6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