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後 入,新手必看

夜晚,大山村里寂静无声,张晨从王伯家出医回来,嘴里哼着点小曲。

  夜风习习,吹拂过乡野田地,发出一阵沙沙声响。

  与此同时,村头一处人家院内升腾起的一阵袅袅雾气吸引了张晨的眼光。

  这户人家张晨知道,是村里美人牛姐家的。

  这么晚了,牛姐家怎么还有雾气升腾?一瞬间,张晨就想起了令他期待的东西,来了兴趣,嘴里嘿嘿一笑,蹑手蹑脚的走近牛姐家。

  离得近了,果然听见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张晨咽了一口唾沫,只觉得口干舌燥,他知道村里比较穷,没几家用上浴室的,一般的女人都是在院内接根水管洗澡,没想到牛姐也是一样。

  不过一般女人在洗澡的时候院门都是锁着的,有些时候张晨遇到也没法一窥全貌,只能在外面听声音幻想其中的美妙景色。

  今天也是如此,他悄悄走到门前,把耳朵靠在门上偷听。

  哪不知,他一用力,院门居然被推动了。

  哎哟妈呀,牛姐居然没有锁门!顿时,张晨全身都激动起来,想着或许是晚了,牛姐也没想到这个点还有人,就忘记把门锁掩起来。

  张晨那个兴奋啊,悄悄的推开一丝门缝,就往里面偷瞄。

  但因为太过于得意忘形,张晨有些忘乎所以,一丝门缝看不清楚,就下意识一用力,“咯吱”一声,门就被他推开了。

  “啊,什么人!”牛姐全身一颤,尖叫一声,就朝着门口看来。

  他不由自主的跟牛姐的视线撞在了一起,心里那个慌啊,只能撒腿就跑!这时候牛姐也反应过来遇到什么了,尖叫一声:“啊,来人啊,有人偷看我洗澡啊!”永远别低估女人的声音,这一声尖锐几乎传遍了整个山村。

  顿时,不少睡下的村民被惊醒,听见有淫贼,就提着各种锄头榔头出来打算抓色狼。

  张晨看着村里的动静,心砰砰直跳,还好这时候他跑出了一段距离,看见别的村民,急中生智的把自己装作是其中一员,口里喊着抓色狼,其实悄悄的往自己家里挪。

  这黑灯瞎火的,色狼自然没有抓到,张晨听见外面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才算安稳了一些。

  第二天一早,张晨还没睡饱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妈的,谁这么早吵人清梦。

  ”张晨抱怨了一句,但怕或许是谁找他有急事,就把门打开了。

  结果一开门,他就看见牛姐站在自家门口!今天牛姐打扮的十分漂亮,上面是一件洗的干干净净的花布衣,下面却是一条短裙配着黑丝,这要是在城里人看来绝对是不伦不类的,但张晨却觉得牛姐无比吸引人。

  虽然如此,可他没忘记昨天发生的事情,有些隐隐不安,心里想着不会是牛姐昨天真认出是他了,所以这时候上门来找麻烦了吧?想到这里,张晨有些心虚,就忐忑的问道:“这不是牛姐吗,这么早来干什么?”结果,牛姐站在门口,如水做的脸上却是一红,有些难以启齿的看着张晨道:“张晨,不好意思这么早来打扰你,我能不能进去说?”张晨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来找他麻烦,不然他岂不是溴大了,不过同时他心里产生了一股好奇,这牛姐这么早来找他干什么?“进来吧。

  ”张晨想着,就让开道给牛姐进来。

  结果牛姐进来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位上,过了半天才道:“张晨,是这样的,我生了点病,想找你看看。

  ”张晨一下子就放心了,原来是来找他看病的。

  大山村之前的村医本来是他师父,不过不久前,他师父死了,所以他继承了师父的位置,成了大山村新的村医。

  一想到牛姐是病人,张晨就恢复了正常,问道:“那你啥病了,说来听听,我帮你看看。

  ”牛姐似乎难以启齿,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就是昨天晚上我洗完澡,或许是染了点风寒,今天早上胸口就疼了起来。

  ”张晨一愣,胸口疼?所以他好奇问了一句:“怎么个疼法,说具体点,哪里疼。

  ”结果这句话一出,牛姐闹了个大红脸,最后想着张晨是医生,才指着胸说道:“左边疼,今天早上起来,一压到就很疼。

  ”牛姐见张晨表情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有些不安的问道:“张晨,不会是什么严重的病吧?你一定要帮我治治!”牛姐将衣领子往下拉了拉,朝张晨抛了个媚眼,“要是能治好,少不了你的好处。

  ”张晨看得眼睛都直了,不过,他到也没有忘记给牛姐治病,见牛姐躺好,就开始了。

  “张晨,是什么病,你确认了吗?”其实这时候,张晨已经判断出来,牛姐就是那里先受了热,比较鼓胀,后来却遇冷迅速收缩,加上情绪紧张毛孔紧缩导致的拉伤。

  这不算什么大病,就算不找医生不过多久就会恢复。

  “张晨,你老实跟我说,不是什么大病吧?”牛姐(妈妈啊啊啊啊)此时脸色潮红。

  “我检查出来了,能治好,但是治疗过程……”张晨有些难为情。

  牛姐不懂,这时候也没那么害羞,就说道:“没问题,张晨你按按。

  ”事后,牛姐道:“张晨,你不会是借着治病占我便宜吧?”张晨没想到牛姐这么勾人,这时候情绪激动,下意识就点了点头。

  结果牛姐来了脾气:“张晨,你也太坏了,果然是在占我便宜。

  ”张晨吃痛,见心思被牛姐猜透,有些心虚,不过他抬起头,却发现牛姐脸色娇红的勾人模样,一副调笑神色。

  他知道是被牛姐调戏了,想他一个男人,居然被女人调戏,顿时就羞红了脸。

  不过这时候,牛姐突然凑到他耳边吹了一口热乎乎的气道:“你这个坏小子,我先走了,下个疗程再来。

  ”看牛姐走远,张晨脑子还有些乱七八糟,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就这样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张晨的肚子也“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本来昨天去王伯家治病就消耗了不少精神,后来偷看牛姐洗澡被发现更是惊险,这都是消耗身体的事情,再加上今天早上什么也没有吃,张晨感觉现在饿得发慌。

  所以他就赶紧出门,打算去嫂嫂王翠兰家蹭一顿饭。

  嫂嫂王翠兰是他表哥张大胜的媳妇,严格来说算不得多近的亲戚,但两家关系不错,自从张晨父母出村再也没有回来后,除了他师父,就张大胜一家对他最好了,平日里他经常去蹭饭,所以没啥不好意思的。

  不过自从去年表哥张大胜也出村打工没有回来,张晨就很少去了,要不是今天实在饿,又不想做饭,他也不好意思去一个人去见王翠兰。

  主要是王翠兰也是村里的美人,身材比牛姐也不差。

  两家离得不远,张晨一会儿就走到了,因为熟络的关系,他进去前也没敲门,就这么直愣愣的走进了院子。

  但没想到,刚刚进来,他就听见一阵声音。

  难道村里的谣言都是真的,王翠兰真的趁着表哥张大胜不在家就偷人?想到这里,还有一丝气愤,表哥辛苦在外面打工挣钱养家,结果王翠兰却背着表哥偷汉子,真是红颜祸水,可耻!这么想着,张晨就想进屋捉奸,不过才等他进去,他就看见让他呼吸急促的一幕。

  只见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不断的扭动着身子,这女人除了王翠兰还会有谁?王翠兰一下子站了起来,有些尴尬的问道:“张晨,你咋来了?”这时候张晨显得也有些心虚,就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就是来吃顿饭。

  ”不过好歹是有过经历的女人,再加上张晨也不算什么外人,王翠兰羞涩了一会儿,就赶紧回到屋子里。

  她出来后白了张晨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来也不说一声,害嫂嫂出丑。

  ”王翠兰脸蛋一红,上来就给了张晨一下:“你个小坏蛋,就不学好。

  ”

而且我故意装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就是想把这几个家伙吓住。

  不是我怕他们几个,想当年年少气盛的时候,学人家拜师学艺,好歹也学了几招。

  要是真的打起来,就他们几个还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

  只不过和王婷婷还约好了要吃饭,所以我也不想惹更多麻烦耽误时间,如果能和平解决的话是最好不过了。

  此时那黄天几个小混混也反应过来,惊疑的看着我,可能是真被我唬住了,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那黄天本来就生气,在加上刚刚被我唬住了,可能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盯着我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吼道:“你又算什么东西,哪儿来的?告诉你啊,别多管闲事儿。

  ”这黄天看起来瘦不拉几的弱不禁风,没想到这脾气还挺冲。

  不过我还真不怕,你冲,我比你更冲!我眉头一挑,狞笑一声,脸色狠狠说到:“小兔崽子,懂不懂尊敬长辈,老子都能当你爸爸了。

  ”听到我的话,那黄天等人还没出声,我身旁却是传出一声嗤笑声。

  转头一看,居然是那小姑娘小芸,此时正好笑的看着黄天,眼里还带着一丝挑衅。

  这下那黄天哪还忍得了,当即是怒吼道:“我操你大爷的!老东西,找死吧你!”黄天一边吼着,一边就挥着拳头冲了过来,他身后的几个帮手一看,也是同时嚎叫着冲了过来。

  我无奈的一笑,回头撇了一眼那小姑娘,还真是个猪队友啊,一句话没说就把人惹毛了。

  不过看到我看过来,那小姑娘居然还无辜的摊了摊手,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摇摇头,看着冲过来的黄天等人,我的眼神也是冰冷下来。

  我不是一个主动惹事儿的人,但是也从来不会怕事儿,如果确定了麻烦,那我会毫不犹豫的去解决掉麻烦。

  说时迟那时快,黄天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狠狠的一拳朝我的面门打了过来,那模样别提多凶狠了。

  不过我却不屑的撇了撇嘴,外行就是外行,出手的时候破绽百出,在练家子看来,这种攻击是最不实用的,看起来声势浩大,其实毫无作用,轻易就能躲避。

  我身子微微往旁边一侧,那黄天的拳头就从我的旁边擦过,我顺势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往后一扯。

  黄天用力一拳被我躲开,本来就已经失去了重心,又被我一扯,整个人从我身边擦过,向前扑去,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唉哟!”一声哀嚎从黄天嘴里发出,果然是弱不禁风。

  黄天的同伙一看,都是一顿,随即更加愤怒的朝我冲了过来。

  首当其冲的一个家伙速度还挺快,眨眼就到了我面前,眼看拳头已经到了,我心里一横。

  那就狠一点儿,吓吓这帮小崽子。

  我索性直接不躲了,屏气发力,直接硬生生挨了他一拳。

  这小子一拳打在我的左肩膀上,别说,年轻就是好,力道还挺大,我都感觉有些使不上劲了。

  心里暗自叫苦,我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

  那小子见我一点事儿没有也是愣了下来,我趁机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那小子的脸上。

  “啊!”一声惨叫,那小子痛苦的捂着脸倒了下去。

  那一巴掌我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可得有他受的了。

  这小子一倒地,后面冲上来的那几个家伙顿时愣了,直接停了下来,惊疑不定的看着我。

  分分钟被我放倒两个,而且我看起来还一点事儿没有,这下那几个小崽子也慌了,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先上来了。

  我嘿嘿一笑,小孩儿还是小孩儿,这就被我唬住了。

  “怎么样?还打吗?”我看着剩下的几个人笑道。

  看着我笑吟吟的样子,那几人犹豫了一会儿,最后居然直接丢下那黄天和挨我巴掌的家伙跑了。

  我直接一愣,忍不住笑了笑,还真是果断,而黄天见到自己小弟丢下自己跑了,也是忍不住吼道:“卧槽!你们几个给老子回来!”不过那几人哪里还管他,头也不回的消失了。

  “小子,现在知道尊敬长辈了吗?”摆平了几个家伙,我走到那黄天面前,一脸的笑意。

  “呵呵,知知道了大大哥,我错了饶了我吧”黄天看着我猛的一哆嗦,连连求饶,没了小弟撑腰,他一个人连屁都不是。

  “饶了你可以,道歉吧。

  ”我懒洋洋的说到。

  “对不起大哥对不起。

  ”那黄天如释重负,马上点头哈腰的道歉。

  “不是我,是给她,蠢货!”我喝了一句,指着身后的小姑娘,小芸黄天一顿点头哈腰,给那小姑娘道了歉。

  虽然对于黄天的道歉,那叫小芸的姑娘理都没理,不过我还是让他走了。

  毕竟还是(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学生,教训一下就行了,没有必要太过分了。

  等到那黄天走后,那叫小芸的姑娘才好奇的看向我。

  “谢谢你大叔。

  ”虽然对于她这声大叔不是很满意,但是我也没明着说什么。

  “行了,没事儿就好,走了。

  ”本来还想和她聊一会儿的,不过我心里惦记着和王婷婷的饭局,也没有这个心情了。

  说完我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多了,估计王婷婷也已经到了吧,于是我转身就跑了,第一次和王婷婷吃饭呢,可不能迟到啊。

  那姑娘见我说走就真的走了也有些意外,连喊都喊不住我。

  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管她,大步流星赶路,几分钟后,我就出现在约定好的饭店外了。

  进入饭店,还好王婷婷还没有到,我才没有迟到的尴尬。

  找了个位置坐下,等了一会儿后,王婷婷还是没有到,我正准备发微信给她的时候,她的微信倒是先发了过来。

  “李师傅,不好意思,我今天可能来不了了。

  ”卧槽!一看到这信息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特么的不是耍我嘛!虽然心里很是不爽,不过我还是没有说什么不好的话,依照王婷婷的性格,应该是出了什么事儿耽误了,不然不会这样放我鸽子。

  但是王婷婷就发了一条微信后,又是音讯全无,我发了好几条微信都没有回复我。

  看着对话框我有些失望,不过心里却有些担心起她来,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等了很久还是没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复,看来是真的不会来了,我看着一桌子的菜也没什么胃口,草草吃了一点儿后,就全部打包带回去了。

  回到家后依然没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复,我也不报希望了,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我照常去新房干活儿,而王婷婷又和之前一样,如同消失了一样,微信也不回复,人也没有来过。

  王婷婷的消失让我忧心忡忡,干起活儿来也是毫无动力,也不知道她到底遇到什么事儿了,这样一想我就非常烦躁。

  突然,新房的大门被人打开了,我一惊,随后心里一喜,这个时间能来的,难道是王婷婷过来了?我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从房间里出来,果然,王婷婷正从大门外走进来。

  “婷婷!”我高兴极了。

  “李师傅。

  ”王婷婷也是微微一笑。

  “你这几天去哪儿了,我好想你。

  ”我上前拉住王婷婷的手说到。

  王婷婷脸色一红,没有回答,我也没有在意,不过我能看出来,她的情绪并不高。

  看来她说的那件事儿,对她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我看着王婷婷原本精致的脸蛋变得憔悴,突然有些心疼。

  “婷婷,没事的,都会好的。

  ”我一把将王婷婷搂进怀里安慰着她。

  王婷婷没有反抗,任由我抱着她,过了一会儿居然直接在我的怀里小声的抽泣起来。

  我顿时慌了,我是最怕女人哭的了,一哭我就头大。

  “好了好了,婷婷,别哭了别哭了。

  ”我轻轻拍着她的脑袋安慰她,心里是暗暗叫苦。

  不过有时候心里有憋屈,大哭一场发泄一下,倒还比较好,所以我任由王婷婷埋在怀里,眼泪很快打湿了我的上衣。

  大哭一场后,王婷婷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直起身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

  我知道她的尴尬,所以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的陪着她。

  “李师傅,让你见笑了。

  ”王婷婷擦掉了眼泪说到。

  “没事儿,唉,你别叫我李师傅了,听着怪别扭的,以后就叫我老胡吧。

  ”我笑道。

  “好吧,老胡。

  ”王婷婷笑了笑点点头。

  随后王婷婷犹豫了一会儿后,又开口说道:“唉,你不知道,马亮那个混蛋,昨天居然又偷偷出去乱搞,真是气死我了。

  ”“我怎么这么命苦,当初怎么就嫁给他这个禽兽了!“你怎么知道?你看见了?”我不由自主问到。

  王婷婷苦笑着点了点头,我恍然,原来是这样。

  我总算知道她昨天为什么放我鸽子了,原来是看到了奸夫淫妇,怪不得临时不来了。

  不过看她现在这个样子的表现,昨晚怕是没有当场捉奸成功吧。

  果然,王婷婷恨恨的说到:“昨天晚上我犹豫了,但是我现在真的是好后悔,好后悔昨天晚上没有揭穿马亮这个禽兽!”可惜,我低叹一声,居然没有搞死这个混蛋,不过现在既然王婷婷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那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

  “没事儿婷婷,既然你知道了这件事儿,以后你就掌握了主动了,想要收拾马亮这个混蛋还不简单吗。

  ”“这个混蛋,居然这样对我,真是气死我了。

  ”王婷婷点点头,不过还是狠狠的将马亮骂了一遍。

  我心里暗自高兴,王婷婷越恨马亮,那我的机会就越多,等到捉奸成功的时候,就是我上位的时候啦,哈哈。

  不过表面上我还是配合着王婷婷,装出一副恨之入骨的模样,将马亮狠狠的问候了一遍。

  女人吐槽什么事的时候,男人根本不需要脑子,跟着吐槽就对了,更何况马亮还是我的对手,我自然是不遗余力的。

  这样没过多久,王婷婷的心情好像就好了很多,连起色都好了一些。

  “谢谢你老胡,还好有你在,要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找谁诉说。

  ”王婷婷看着我,眼里还带着一丝感激和庆幸。

  “说什么呢婷婷,放心吧,不管发生什么事儿,我都一定会站在你身边的。

  ”我笑了笑,现在这个时候,表明我的立场是非常重要的。

  我的话说得这么明显,王婷婷的脸一下就变得通红起来,犹豫了一下,随后身体一倾,一口亲在我脸上。

  “老胡,等到这事儿过去了以后,我就好好报答你”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1771.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2495.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6699.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6231.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3390.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2839.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5550.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30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