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gay bali,新手必看

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正躺在这里,顿时又尴尬的别开了脸。

  过了一会,孙静怡觉得自己一点痛感都没有了,反而也很舒服。

  等按的差不多了之后,刘兵就停在了。

  “孙姨,可以了。

  ”孙静怡直起身整理着衣服,内心竟觉得隐隐失望,不过她还是不住地称赞道,“小兵,你还真厉害。

  ”刘兵听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遮遮掩掩的回屋了。

  刘兵回到房间,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到了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他突然被楼下的声音惊醒。

  听到楼下似乎有门响的声音,而且动静很大。

  刘兵心里很诧异,这么晚了,是谁呢?他突然一想,该不会是孙晓雅吧,她今天晚上去参加同学聚会,也一直没见回来。

  他悄悄的穿好衣服,准备出去看看。

  路过孙静怡房间的时候,刘兵看她房门死死地关着,应该是不知道孙晓雅回来,还在睡觉呢。

  他就蹑手蹑脚的下了楼。

  一开门,就有一团白影扑到了他的怀里。

  任是刘兵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这大晚上的,穿一身白裙子,孙晓雅还是把刘兵吓的心脏都漏跳了一拍。

  孙晓雅趴在刘兵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刘兵哥,是,是你吗?”她扬着头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盯着刘兵,可是脑袋却一直左晃右晃。

  刘兵看她脸上红扑扑的,还一直这样站不稳,闻起来也浑身酒气。

  也不知道今天晚上到底喝了多少,竟然喝的这样醉。

  “晓雅,咱们先回屋吧!”刘兵把孙晓雅从他的怀里拉起来。

  可没想到孙晓雅却挣扎着又扑了进去。

  “不,我不要回去,我不要睡觉。

  ”她皱着眉头,看上去有些生气。

  刘兵在想着该如何把她哄进去。

  可没想到孙晓雅竟然抱住刘兵,直接吻了上去。

  刘兵震惊的眼都瞪大了。

  刘兵觉得嘴里满满的都是酒的味道,其中却还夹杂了一丝丝的甜味。

  他也一时没忍住,抱住了孙晓雅。

  一时间,刘兵与孙晓雅吻得难舍难分。

  直到刘兵听到孙晓雅吸了一口口水,这才惊醒。

  刘兵停了下来,而孙晓雅又抱住了刘兵,笑嘻嘻的跟他说道。

  “刘兵哥,你看我是不是很美?”刘兵知道她现在喝醉了,说的是醉话。

  要放在平时,孙晓雅怎么会有勇气这么跟自己说话呢?刘兵点了点头,“美,你今天走的时候我就夸你跟仙女一样,你不记得了?”孙晓雅一听,很开心了笑了。

  她的手臂勾住刘兵的脖子,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刘兵哥,我要跟你在一起,我想要你,你给我好不好。

  ”她嘴上说着,就伸出了两只手,放在了刘兵的裤腰带上。

  刚才一开始他还克制着自己,毕竟孙晓雅是范玲玲的表妹。

  可如今,刘兵是再也忍耐不住了。

  他看了看周围,他们两个现在还在门口呢,这里实在不合适。

  他也担心一会儿再把孙静怡给惊醒了,就想着先带孙晓雅上楼。

  “晓雅,听话,咱们先回房间。

  ”刘兵搀扶着孙晓雅,把她带上了楼。

  直接带她回到了孙晓雅的房间。

  门一关上,孙晓雅就忍耐不住了。

  她坏笑的扑到刘兵身上,很大声的说着,“刘兵哥,我不管,我就要你!”刘兵一听,吓了一跳,生怕孙晓雅说的话被孙静怡给听到了。

  他把手放在嘴前,轻轻地嘘了一声。

  “晓雅,你小点声,听话,快点睡觉吧!”可孙晓雅才不买账,他拉着刘兵的手,非要刘兵跟她一起躺在床上睡觉。

  刘兵拗不过她,只好跟孙晓雅一起躺在了床上。

  刘兵本来就很难受,谁知道孙晓雅直接凑了过来,吻上了刘兵。

  这可是孙晓雅主动撩拨他的,可不怪他没定力。

  刘兵现在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立马拥有她!这时,刘兵突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他吓得赶紧推开孙晓雅,并且从床上爬了起来。

  把孙晓雅的衣服整理好,坐在床边装作一本正经的照顾孙晓雅的样子。

  刚做完这一切,门就被打开。

  孙静怡穿了一身睡衣,站在门边,而她的手还放在门把手上。

  “孙,孙姨,”刘兵惊讶的叫了一句。

  孙静怡穿了一件黑色的丝质睡裙,看上去很是性感。

  孙静怡一看,刘兵竟然在孙晓雅房间。

  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很不高兴。

  “小兵,你怎么在这?”她快步走过来,掀起被子看了看。

  见孙晓雅的衣服仍然完好无损的穿在自己身上,这才放心。

  “哦,是这样的孙姨,”刘兵赶紧站起来解释。

  “晓雅今天晚上去参加同学聚会,刚才回来,我去开门,没想到她喝醉了,我就把她扶了进来,刚给她盖好被子,你就过来了。

  ”孙静怡点点头,可她觉得很奇怪。

  刚才她过来的时候,明明听见屋子里有女人的声音。

  难道是她听错了吗?可看刘兵和晓雅确实正常不过,应该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

  大概是这么晚,她出现幻觉了吧。

  孙静怡也没有再多想,她还是挺相信刘兵的为人。

  她松了口气,对着刘兵说道,“这样啊,谢谢你小兵,不过今天已经这么晚了,你先回去睡觉吧,我就让晓雅跟我一起睡吧。

  ”孙静怡说完,就走了过来。

  她过来俯身很温柔的叫着孙晓雅。

  当她弯腰的时候,刘兵闻到她身上有股很好闻的味道,就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孙晓雅迷迷糊糊转醒。

  孙静怡就赶紧扶着她,把她扶到了自己的房间。

  刘兵看着她们两个人的背影,一个年轻,一个性感,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直到听见门咔哒一声关上,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还好他反应及时,赶紧把他们两个的衣服给整理好,还给孙晓雅盖上了被子,看上去就真的像是他在照顾她一样,这才没有让孙静怡发现端倪。

  如果被她发现了,那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刘兵躺在孙晓雅的床上,心里很是难受。

  他回想着刚才在这张床上发生的事。

  就差一点啊,可偏偏,孙静怡在这个时候睡醒。

  无奈,刘兵平静了一会儿,就回自己屋睡觉了。

  刘兵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快中午了。

  这个时间,孙静怡已经上班去了。

  也不知道那小丫头片子还记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事。

  刘兵洗漱了一把,就去隔壁找孙晓雅。

  没想到她却正在收拾行李。

  “晓雅,你干嘛呢!”孙晓雅回头一看,原来是刘兵。

  “刘兵哥,开学了,待会我就要去上学了。

  ”孙晓雅语气里满满都是不舍与留恋。

  刘兵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开学了。

  他心里也有些舍不得,如果孙晓雅走了,那他岂不是又要整天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刘兵很难受,可他又无可奈何。

  他想起昨晚的事儿,试探性的开口问道,“晓雅,你还记不记得昨晚――”孙晓雅本来正在叠衣服,她一听,就仔细回想起来。

  可昨晚宿醉,她头疼的难受,“刘兵哥,昨晚怎么了?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刘兵一听,她竟然不记得了,酒后胡来果然是真的,他心里有点失落,要知道昨天晚上可(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是孙晓雅一直在撩拨他。

  “没事,我就是想看你还记不记得你昨晚喝醉了。

  ”孙晓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昨天晚上同学聚会,玩的太开心了,就没忍住多喝了几杯。

  ”中午吃过饭,刘兵直接就开车把孙晓雅送到了学校。

  看她进了学校,高三课程紧,下次回来不知道又是什么时候了!回来之后,看着空荡荡的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也不知道范琳琳什么时候回来,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刘兵拿出手机,拨通了范玲玲的号码。

  “亲爱的,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再有一周就要回去了。

  ”刘兵一听,很失望。

  还有一周的时间,范玲玲才会回来。

  那这段时间岂不是他都要一个人了?“怎么了?”范玲玲很疑惑地问道,她还以为刘兵出了什么事。

  “没事,我就是太想你了,真想让你赶紧回来。

  ”

这时候熊亮看见了温喆,大大咧咧的走了出来,他的块头很大,要比温喆高半个头,一身肥肉,一笑小眼睛几乎看不见了,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好烟,腾出来一根,递给了温喆,似笑非笑道:“两块钱一根的精装烟,你们这没有卖的,试试?”看见他那样子温喆觉得恶心,好像自己抽不起似的,这家伙语气中分明是种嘲弄,他摇摇手拒绝道:“不用了,最近上火。

  ”熊亮抠了抠他的大脑袋,收回了烟,也不说什么,眼神中的笑意越发的明显,回头看着旁边的二丫道:“听说你们是青梅竹马呢,如今这二丫跟了我,等我们结婚了,有空常到我那里坐坐去,咱们喝几杯?”一边说着还一边拉着二丫的小手。

  二丫低着头,明亮的眼神里带着不满和一丝厌烦,看了看温喆,表情很是复杂。

  谁要和你这个龟孙子喝几杯,看着熊亮那副嘴脸,温喆狠的牙痒痒,这二丫原本可是老子的媳妇,赵老二这个老不要脸只想钱的老不死的,把这么好的女儿送到这样的畜生手里,看着他那肥大的手,不知道摸过多少女人了下身了,还有那满嘴黄牙,不知道亲过多少嘴,温喆只觉得恶心,恨不得上去抽他两个耳光。

  温喆不回答他,只是点了点头,现在人家算是明媒正娶了,自己又算个屁,身无分文,家徒四壁,没钱没身份的,只能暂时的忍了。

  村支书的家在小钱村的东头的大槐树下,这颗大槐树树荫茂密,是个纳凉的好地方,远远的看见桌子已经支好了,村支书和刘小民还有刘春杏都坐在那里了。

  “小喆呀,来,等你有一会儿了。

  ”村支书一脸的和蔼可亲,挥着手,示意温喆坐下。

  刘小民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上次被教训了一顿现在看见温喆也没有那么横了,不过眼神里还是带着不服气,要不是看在村支书的面子上,估计也不会来,挺不乐意似的。

  村支书的老婆翠花连忙端了菜,温喆客气的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大团结,递给了她,“婶子辛苦了,来的急,也没有买点东西,这给孩子买点东西吃。

  ”“哎呀,小喆你那么客气干啥子,我们这又不是外人,一个村的,还搞这套。

  ”翠花激动的差点把手里的菜给弄掉了,连忙放在桌子上,手在围裙上抹了抹,却没有伸过去接,只是看着村支书,好像在等指示。

  看着那红红的票子,村支书满面春光,作为村里的大干部,这等场面他见惯了,只是这小喆出手还挺大方的,比他爹要会来事多了,挥挥手说道:“小喆呀,你看我叫你来吃个饭,没有别的意思,你这就太见外了点。

  ”“应该的,婶子拿着吧。

  ”温喆往她手里一塞,翠花顺势接过去,面露喜色,步子迈的喆快,又赶紧去加了两个菜。

  刘小民在一旁看的一愣一愣的,而且很纳闷,这小子最近是不是发达了,自从被几个墨镜男带走后,势力也有了,出手还这样大方,他这次来什么也没有拿,虽然村支书是他的叔,可是相比之下,脸上就有点挂不住,对温喆刮目相看。

  “来,我们喝酒。

  ”村支书很会应酬,一会儿桌子上就倒了好几杯酒。

  你来我往的干了几杯,各自脸上都是涌起潮红,村支书冲着默不作声的刘小民使了个眼色,刘小民一脸不乐意,被村支书瞪了一眼。

  村支书举着杯子说道:“小喆呀,这次叫你来,就是为了解开你和刘小民的误会,啊,这个,乡里乡亲的,都算是一家人,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儿大动肝火,伤了和气,看在我的面子上,以后,大家要和和睦睦的,别让其他村的人说三道四的,猛子你和小喆喝一杯,啊,就算是冰释前嫌了。

  ”刘小民硬着个脖子,脸憋的通红,十分不乐意,坐着不动,嘴里嘟囔着:“求的小事,他和春杏乱搞,打她主意,叔,你要说句公道话。

  ”刘春杏听了可不高兴了,眨着大眼睛,连忙解释道:“哥,你咋还这样说呢,我和小喆什么都没有,就是看了场电影嘛,再说你不是给俺说了对象了嘛。

  ”“傻丫头你晓得个鬼,昨天你没有看到你那对象走了吗?现在连个电话都不打回来,我看这事八成让温喆给搅黄了,你好说没什么。

  ”刘小民心里还憋屈着,打了个酒嗝。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这话莫乱讲,啊,这个,你的妹子可是要个名节的,你这一闹,就是黄泥巴掉进了裤裆里,说不清楚了,小喆怎么了,我看他挺顺眼的,又有个手艺,小伙子也结实,我看没事,也让你搞出事了,整天就知道打架,你爹要是在,恐怕会让你给气死。

  ”村支书打着官腔,对这个侄子,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管教,所以知道他又惹了事,特意的找到了温喆,一是解决问题,二是为了显示他这个村支书的能耐,再说温喆今天一来就给他拿了礼金,他更是要说点好话了。

  温喆见刘小民硬着个脖子,他也知道这村里也只有村支书管的住他,连忙起身端了杯酒说道:“既然书记都这样说了,我看这事算了,我对不对,自有一番定论,我先喝了。

  ”“要喝你自己喝,不是我看不惯,温喆你也不想想看,就算你跟春杏处对象,你凭什么处?人家那王胖子,可是下了几千块的定金的,你跟人家怎么比,你莫以为你有了靠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了,我还是不怕你。

  ”刘小民气的拍了拍桌子道。

  “你给老子坐下来,我一天不死,还轮不到你发脾气。

  ”村支书似乎毛了,也顾不得说些斯文话,将酒杯往桌子上一丢,气呼呼的喝道。

  刘春杏吓的直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放在嘴里的菜也是索然无味,她索性不吃了,丢了筷子,拿起个蒲扇不停的摆动,说道:“我去帮婶子的忙。

  ”说着看了温喆一眼就去厨房了。

  温喆心想不就是小瞧老子没有钱吗,给你看一看,他啪的一下从兜里掏出一叠来,摔在桌子上,这是从金不换那里拿到的,“那王胖子出了钱,我也给你出,你不要狗眼看人低。

  ”看着那红彤彤的百元大钞,刘小民不啃声了,眼睛发直,红着脸也不知道是害臊还是喝多了酒,眨着眼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温喆,最终是低下了头去。

  村支书也是眼前一亮,他没有想到这个后生还有这么多实力,连忙摆手道:“哎,小喆,不要赌气,我知道这是你老爹给你留的辛苦钱,指望着说媳妇呢。

  ”“这是我自己挣的,村支书你说句话,应该算数,今天你就做个主,你说我能不能跟春杏处对象吧?”温喆只觉得腰板挺实了不少,这有钱就是底气足,看看刘小民的那个熊样,吓蒙了吧,这还只是个开始,老子以后还会更有钱的。

  “啊,这个,小喆呀。

  ”村支书打着官腔,继续道:“这春杏的爹娘都不在了,我看着她长大,自然希望她嫁个有出息的,这么着,这钱你先拿回去,你们的事,以后再商量,我们先吃饭,猛子,你还愣着做什么,你看看小喆,比你小几岁,一出手就能拿出这么多,你不害臊,老子养着你十几年,你跟个败家子没有区别。

  ”“不想吃了,饱了,不舒服,你们慢点吃,我先回屋谁瞌睡了。

  ”刘小民觉得索然无味,十分没有面子,悻悻的走了,他暗想温喆这个小王八蛋走了什么好运了,还是遇见了贵人相助,哪儿搞的这么多钱?“小兔崽子,一点出息没有,只会给老子添乱,有老子一半的知识,也把你弄个村长做了,田也不会种,就知道游手好闲。

  ”村支书骂了一声,坐下来继续的喝酒。

  温喆有了一种胜利的快感,这一刻,他越发的认识到钱的重要性,看来现在做什么都离不开钱,他收回了钞票,取出了好几张,放在村支书的面前,“书记,我今天来还想找你办件事,你看这点够不够打理?”现在桌子上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村支书看了看钱,有似惊喜,问道:“你先说事吧,啊,这个,我们之间不兴这一套。

  ”“是这样的,我最近想考个行医执照,这不,需要村里打个证明,提供一些有用的资料,书记你帮忙张罗一下,你看怎么样?”温喆起身,又给村支书倒了杯酒。

  村支书默默的点点头,满面红光,抿了口酒一龇牙,看来看钱,连连说道:“这个好办,非常的好办,容易嘛,你这么有上进心,是好事,等你将来有了出息,去了大医院,我们村里人也跟着沾光。

  ”“那就有劳书记了,来,我再敬你一杯。

  ”温喆举起杯子来,一仰头喝干了。

  酒过三巡,温喆离了席,告别村支书,头喝的晕乎乎的,看来村里这一关是成了,和刘小民的过节也算是搞清楚了,剩下的事就是过两天去趟卫生局,找找人,打通一下关系,但愿手里的钱还够用。

  温喆有点摇摇晃晃的,浑身发燥,准备到屋后的小山林里去趟个午觉,再去卫生所值班,那里凉快,很适合打瞌睡。

  才走到小树林里,温喆听到里面有什么动静,顿时心里一紧,接着就有说话声。

  “别闹,哎,你别这样。

  ”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还有点熟悉。

  “来嘛,这里又没有人,你早晚是我的媳妇,让我亲一下,就摸一次,我还没有摸过呢,你怕什么。

  ”是一个猥琐的男人的声音。

  温喆又往前走了几步,暗想难不成是哪对狗男女在这里偷情,可是这女人的声音咋有点耳熟呢,躲到一棵树后面往里一瞧,他顿时火冒三丈。

  就见二丫被熊亮搂(妈妈啊啊啊啊)搂抱抱的,那厚大的嘴唇就往她粉嫩的脸上凑,二丫不停的反抗,推推搡搡的,就是不肯从,可是她哪里扭的过膀大腰圆的熊亮,被他像是老鹰捉小鸡一样抱在了怀里,一双手不老实的就到处摸。

  这他娘的还了得,搞老子的媳妇,温喆只觉得心里窝火,这二丫是老子的,你狗日的敢轻薄她,小兔崽子活的不耐烦了,他也顾不得多想,在地上捡了个石头,嗖的一声就甩了过去,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熊亮的脑壳上。

  “哎呀,谁他娘的打老子?”熊亮猝不及防,脑壳上顿时起了个大包,用手一摸,还沾着丝丝的鲜血,他气的暴跳如雷,瞪着一双小贼眼四下里看。

  温喆站在树干后面,他本来打算吓唬一下熊亮,让他知道这里不是搞事的地方,所以先没有露身,继续望那边看。

  二丫趁机从熊亮的怀抱里挣脱了出来,迈着小步子准备跑,又被熊亮一把搂在了怀里,他好像是色迷心窍了,见周围没什么,也不管疼不疼了,嘴又凑了过去。

  这下温喆是忍无可忍了,他趁着酒劲又捡起一个石头,嗖的一声砸了过去,熊亮的脑袋上又吃疼一下,这下他彻底醒了似的,再去看时,温喆已经出来了。

  “我日你老娘,你狗日的吃了豹子胆了,敢打老子。

  ”熊亮气呼呼的,放开了二丫,朝着温喆就冲过来,那肥大的手握成了拳头,就朝着温喆的身上砸。

  

“你是哪里的人?”少妇的红唇微启,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眼睛直接勾着秦受。

  “我是……我是红星村的。

  ”秦受不敢与她对视。

  秦受的眼睛看着她豆沙色裙子里的身体,不知不觉便起了反应,蹲着实在难受。

  得想个办法,换个地方。

  少妇看着他的疲惫,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看你好像蹲着很累的,要不换个地方?”少妇启唇,声音使得秦受动荡不安。

  秦受一听,心里高兴极了。

  可是他装出很能吃苦的样子,用喘气的声音说:“太太,别了,我看这家里也没有什么地方啊。

  ”秦受故意环顾四周。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换个地方,之所以这么说,是想给自己留个好印象。

  少妇看着这小哥一脸正气,就更心疼他了。

  “换个地方吧,要不然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少妇说着,看向这个大大的客厅,诺大的客厅,好像没有什么地方能换。

  “太太,那移动到哪里呢?”秦受问道。

  他又看了看客厅,摆着茶几沙发,还有几个花瓶,也没有什么地方。

  秦受的目光落在卧室的门上,在那扇门后面,有着秦受最向往的东西。

  少妇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她看看那扇门,再看看眼前的这个少年一样俊朗的小伙子,心里泛起一阵涟漪。

  尤其是她看见秦受的那儿,她的脸微微热了。

  “要不,还是不要了,我受点苦没事的,主要是你……”秦受大义凛然,一身正气,嘴上又一次拒绝,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来吧,我的肚子痛,你抱着我进去。

  ”少妇命令道。

  秦受心里乐开了花,看着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线的身体,早就想抱一抱了。

  “太太……这……”秦受假装害怕破坏她的名声,作出一种犹豫的样子,“你的名声最重要,我怕我会……”秦受是眼睛不老实的看着她的腰身,胸前,还有细细的腿。

  “别总叫我太太,好像我很老一样。

  我叫温飘依,你叫我飘依就行。

  ”少妇伸开双腿,张开双手,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

  “你别杵着了,快点,去卧室。

  ”温飘依很不耐烦的说,她早就迫不及待了,这个男人还像个猩猩一样。

  不过,她心里对他产生了一种敬意,把他当成那种正人君子。

  其实殊不知,他的渴望比她还强烈,有着不为人知的力气和体魄。

  “来!”少妇眯着眼睛,吩咐秦受道。

  秦受会意,靠近她。

  温飘依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顺势勾着她的脖子。

  秦受的一只手揽起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膝盖下面,想要把她横抱起。

  他的手碰到她的身体,豆沙长裙丝滑带有一些凉意,刺入他的掌心,滑至内心深处,那里又起了反应。

  隔着长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体发出的温热,从他的指尖传到全身,一阵火热。

  长裙的凉意和她温热的肌肤,让秦受处在了冰火两重天。

  她的身体靠在秦受的怀里,秦受紧紧抱着,心仿佛被棉花糖包裹着。

  这个女人如宝一样,他想撕破她体表的豆沙长裙,好好的疼爱她。

  她娇滴滴抬眸,长睫毛高高翘起,面色红润,呼吸带有一些急促。

  润唇微张,用十分酥软的声音,凑到秦受的耳边底下说:“秦受,你好强壮啊,力气好大。

  ”秦受听了,好像包裹他内心的那颗棉花糖在受热而慢慢融化。

  “飘依,你的声音好好听啊。

  ”秦受礼貌的互夸,但是他确实喜欢她的声音,那种可以让男人起反应的声音。

  她“咯咯咯”的笑,娇羞又好听。

  秦受用脚踢开了门,现在,保姆被他们甩在了外面,也不是面对沙发,秦受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一进门,一股迷人的香味扑鼻而来。

  整个卧室,用紫色装饰。

  光从紫色的窗帘里照进来,再加上紫色的床单被罩,整个房间充满了旖旎的气息。

  她的床很大很大,大得足够两个人以任何姿势躺着。

  秦受用脚反反的将门关上,向着床走过去。

  就在秦受把她放在床上了的时候,她还不愿意把手放下去,依然勾着秦受的脖子。

  秦受的脸正对着她的脸,他的眼睛却不想局限于她的脸。

  他想要起身,却被温飘依用力一拉。

  秦受强壮的身体,怎么会在乎她那娇小的力气,只是为了配合她,而顺势倒在了她的怀里。

  秦受“啊”的一声叫唤出口,他那儿直接贴到了她那儿,她轻轻的“啊……”一声。

  两具身体聚在一起,才刚刚碰上,就产生了很大的反应。

  秦受低头看着这个一脸渴求的女人,只想好好的疼她……他忍住心里的诉求,低声说:“飘依,我要开始给你治病了。

  ”磁性的声音回荡在她的耳边,阳刚之气就在她的面前,好想要他……她点头。

  秦受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头,轻轻的抚着她额前的一缕发丝。

  而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替她按揉上脘穴,膻中穴。

  他的手从上至下,动作缓缓的。

  “讨厌,你怎么一直按我的小腹。

  ”她的言外之意,是想让他按摩别的位置。

  秦受一本正经的,开始讲解了他所做的事情:“你说你肚子不舒服,那可能是肠子的问题,也有可能是气被憋住了。

  上脘穴可以帮助你的肠子蠕动,要是有什么问题的话……”秦受边说,边开始往别的地方按摩过去。

  (豁达大度)她却听得有些不耐烦,只想要他快点换个位置。

  秦受边揉,边看着她的俏脸。

  “别说了,秦受,你快点啊……我胸口难受……”温飘依拿起他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啊,像一阵电流刺到秦受的身体里。

  秦受轻轻的揉着,说:“心口难受,很有可能是真的有气憋着,我帮你。

  ”秦受邪魅的看着那个充满渴望的女人的脸,手更加的用力了,“这个穴位揉着会很疼,你要忍住了哦。

  ”他大力的揉着,简直不能再爽了。

  她突然张开嘴,说:“秦受,嗯……还是好难受,啊…你是不是隔着衣服不能很好的施展啊……”她扭着身体,他看着她那娇躯晃动,真想让她欢呼出来。

  “那我再用力点。

  ”秦受说,希望用这句话告诉她,我秦受不是那种非分之想的人。

  她突然起身,和秦受相贴,两人腰间紧紧贴在一起,他都快要进去她那儿了。

  她暴力的咬住秦受的耳朵,一阵温热从他的耳朵传到体内,秦受突然被刺激到了。

  他没有想到,这少妇还很暴力,不过他喜欢。

  “秦受,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温飘依带有怒色的脸庞有几分可爱。

  秦受邪魅的一笑,直接将她扑倒,看着她的脸,狡猾的一笑凑了过去……“嗯……”少妇顿时说不出话来。

  秦受抬起头,用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摩挲。

  他埋进来她的脖子里,一股温热的汗的味道混杂着某种香味,这种带有汗液的味道,秦受最是不能抵制。

  “嗯……啊……”再往下,就是她裙子的衣领,秦受摸着那碍事的衣领,将其往下扒了扒。

  他凑到乳根穴的位置,只可惜,那多余的衣领遮住。

  他没有多想,接着扒衣服,可是,手一用力,就听见“咔嚓”的一声,衣服碎开了一个口子。

  两人对望了一眼,温飘依轻轻一笑,那意思好像在说:“你干得真好!”秦受继续撕扯着她的长裙,那声音刺耳得充满了整个房间。

  衣服被扯开,美妙的风景终于暴露在秦受的面前。

  秦受一头埋进去。

  “啊……”温飘依舒服的叫了起来。

  秦受被她的声音刺激到了。

  他的腿摩挲着她的腿,下身还有裙子庇护着,她感觉到纱裙蹭自己腿的摩擦感。

  她的手在他的腰间游走,摸带那冰凉的皮带时,用手指头扎进他的皮带里,又伸出来。

  她找到皮带的开关处之后,用力一拉,皮带松掉。

  秦受的裤子失去了束缚之后,裤子直接掉在床上……看得温飘依面色忽然变换,羞涩的垂下眉头。

  可是,她的内心在躁动,很想伸手去触碰。

  她的呼吸越发急促起来,双手捧着他的腰,用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他,秦受知道现在他们两个人一点就找,不过,他的心里,还有自己的打算。

  对于王桃花那个女人,他是在放长线钓大鱼,而对于温飘依,他的心里还有一丝顾虑。

  因为这个人是校长的女人,如果贸然的话,只怕校长知道了会找上门来。

  到时候别说他自己,恐怕连赵萌萌,也不会被放过。

  考虑到这里,秦受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在他抱着她按摩的时候,他的腿感受到一丝凉意。

  他低头,才发现温飘依已经受不了了,他再抬头看着她醉人的样子。

  这个是最好的机会了。

  “飘依,你好迷人啊……”秦受摸着她迷人的脸,笑道。

  她不耐烦的说:“既然说我迷人,为什么不要了我,来啊!”她张开腿,把最后一片盖在身上的豆沙色纱裙扯掉,那是她的神秘地带……秦受吞了吞口水,不敢再看。

  “来啊,秦受。

  ”她心里无比的期盼。

  秦受腰间的精壮,他腹部的肌肉,都刻在了她的眼里。

  这是她见过,最有料的一个男人。

  “秦受,你在想什么呢?”她察觉到了秦受的异样,不明白为什么如此美丽的女人就在他眼前,只差那一步了,他却不要。

  “飘依,我配不上你,我不能害了你。

  ”秦受说的时候,有些忧郁。

  温飘依当然不信这个男人的话了,她什么样子的人没有见过,会相信这种屁话?这种话骗骗红星村里没有心眼的王桃花还可以,可是到了温飘依这里,说不过去。

  温飘依家族时代从商,精明的脑子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

  就连中年的校长,也将就是她的对手。

  “秦受,你说谎。

  ”她直接挑明了秦受的谎言。

  秦受被揭穿了,依然不动声色,反而更诚恳的说:“飘依,你的身材这么好,还这么漂亮,谁能受得了?”秦受用低沉的声音说,“不过,我身份低微,只是红星村的一个小中医,什么都没有。

  你呢,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出生的,老公还是卫校校长。

  凡事如果不相匹配,我就不应该去奢求……”秦受说得诚恳感人,他把自己的真实情况都说了出来。

  此时,即使不是很愿意相信别人的温飘依,也有所动容,秦受看着她那白嫩的小手,比赵萌萌的还要嫩。

  再看看那个脸,一看就知道从小是在城市长大的富贵人家,要不然不会有这么白嫩的脸。

  “秦受,你又在骗我。

  ”温飘依不动声色的试探他。

  “没有的,飘依。

  ”他低吼的声音围绕在她耳边。

  秦受强忍体内的烈火,一定要未雨绸缪,不能贸然行动。

  要让眼前这个厉害的女人臣服于他,而且也不能留下祸患,不想些办法不行。

  “飘依,你肚子好点了吗?我还有一个病人在等着我。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2075.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7301.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115.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2251.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401.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7898.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2894.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b.aspx?39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