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nao ayukawa,新手必看

我当即就闻到了那熟悉的幽香,脑海中回忆起她昨晚性感的样子,内心又开始激动起来。

  不过,林伊曼从早上开始就一直不给我好脸色,明显还在生气,再加上大成这个正牌男友也在边上,我只能老老实实的压下内心的邪念,不敢表露出来。

  车子开往景区的过程中,情侣两个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有时候大成也会找我聊天。

  我的注意力全在林伊曼身上,只是随意敷衍的点头或摇头,懒得说话。

  林伊曼今天穿的是一条黑色针织长款短袖连身裙,前边是雷丝半透明的,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性感而不失端庄,十分美丽。

  在她聊天的过程中,她那芊细光滑的手臂会不时碰触到我的手臂。

  她或许是不经意,表现毫不在意的样子,但使得我的心神不住荡漾,那种冰凉光滑柔软的美妙触感,令我有些冲动。

  后来也不知道大成是不是昨晚征伐太过的原因,有些困意,很快便抱着双臂又睡着了。

  这时我注意到,林伊曼的一只手就放在我和她之间的座位边缘,一动也不动。

  我内心冲动之下,又做出一个大胆的举动,突然伸手按在她的手背上。

  林伊曼明显吃了一惊,没想到我会这么大胆,目光看向我的同时忍不住想抽出手,我(男女性故事)却死死的按住,让她没法挣脱。

  她的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挣扎了几下也没能将手抽走,最终只得停止了挣扎,转过脸看向大成那边。

  虽然昨晚已经体验了一次,但再次接触林伊曼时,我还是难掩激动,她的手很小,光滑白嫩,如玉一般,又显得格外柔软,我稍微放松了力道,将其握在自己手里,当真叫我心神颤抖。

  我心里砰砰直跳,当着大成的面把玩她的玉手,有一种说不出的刺激感,没想到就在这时,林伊曼突然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男朋友。

  大成睁开了眼,还有些睡意,用疑惑的目光看向了她。

  林伊曼说道:“我们换个位置吧,我想看看窗外的风景。

  ”大成就坐在靠窗的位置,显然这也成了她摆脱我的理由,她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做,不由自主的把手松开,眼睁睁的看着她和大成换了位置,中间隔开一个不能接触到的距离。

  我心里既尴尬又失落,只得透过大成偷偷用余光去瞄,林伊曼也没有任何想和我互动的样子,和昨晚找我按摩时的表现判若两人……不用猜我就知道,她肯定对我昨晚做的事情,一直心怀芥蒂。

  不过总之,她没把事情和大成说,也算是给我留下可以突破的机会。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总算到了景区的黑狐山。

  黑狐山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海拔有一千四百多米,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游客到此地游览。

  山上有三座寺庙,还包括仙人洞,铁索吊桥和缆车观光、玻璃栈道等等旅游景点。

  而我们这次要爬的,就是黑狐山的主峰,仙人峰说真的,对于景色什么的,我是半点都不感兴趣,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林伊曼身上。

  因为海拔太高,上山需要坐观光大巴,这次我和林伊曼分开坐了,她和大成坐前边,我坐在后边一直盯着她的雪白的后颈看。

  到了观光景点,众人下车,导游带我们到寺庙烧香。

  到寺庙的石阶又高又陡,听导游说足有3000多层台阶,一般游客都选择坐缆车上去。

  大成别看体格健壮,其实并不怎么爱运动,人也比较懒,一看山居然这么高,立刻就怂了。

  至于我,其实也不想累死累活的往上爬。

  坐缆车多好,舒服的同时,还能看美景看美人。

  倒是体格娇小的林伊曼,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坚持要爬山上去,还说这样才会显得有诚心,也可以锻炼一下身体。

  情侣两个产生分歧,一个想坐缆车,一个坚持爬山,都互不相让,争吵个不停。

  最终大成气的连缆车也不坐了,一个人在山脚下找了个凉快的地方待着,哪都不去。

  林伊曼也很倔强,没管自己男朋友,直接闷头就开始往上爬。

  我当然巴不得这俩人闹别扭,他们吵得越凶,我机会越大,见她们分开以后,选择跟着林伊曼,尾随她上了山。

  爬山这种事说到底还是很耗费体力的,我一个大男人,爬到一半的时候,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要不是眼前晃荡着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我估计早就直接放弃。

  而林伊曼也是累的满脸通红,衣服几乎都湿了,黑色的连身裙紧紧贴在身上,偶尔露出底裤,让我心动不已。

  突然间,林伊曼停下了,站在一层台阶上,扶着额头,身体微微摇晃。

  我吓坏了,赶紧跨前两步,跑到她身后,将其一把搂住她,温香软玉在怀,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林伊曼脸上红的发紫,全是汗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赶紧扶着她找一个阴凉的台阶坐了下来,一边给她递水,一边趁机在在她玉背上抚摸,帮忙顺气。

  有时候我都佩服自己,竟然能无耻成这样,这种情况下,还不忘占便宜。

  林伊曼喝了水休息了一会儿,脸色才好许多,而此时,我的手已经顺着玉背一路往下,放在了臀瓣上面。

  她横了我一眼,“摸够了没有?摸够了就给我拿开,是不是觉得我和大成吵架,你就可以趁虚而入!”“我能不能入,还不是得看你给不给机会。

  ”我笑嘻嘻的说道,不过却是把手拿开了,从背包里拿出一把折扇给林伊曼扇风。

  闻言,林伊曼狠狠掐了一把我腰间的软肉,但从眼睛里,可以看出她对我的一番殷勤很是享用。

  “嘶~”我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心里却美滋滋的,忍不住将身体又往她身边凑了凑,几乎贴着她坐了下来,软软的娇躯考上去非常舒服,不自禁的,我咽了一下唾沫,目光往下,转移到那两条光滑的美腿上。

  林伊曼个子很高,坐着时,两条腿显得很是修长,白皙细腻的肌肤看上去十分诱人。

  我内心有些冲动,一边替她扇风,另一只手则又开始蠢蠢欲动,想摸摸这双白腿。

  可林伊曼似乎能看透我的心思,我手臂才刚要有所行动,她就似笑非笑的盯着我:“之前我咋没发现你脸皮这么厚,脑袋里一会都不闲着,总想着法儿占我便宜啊。

  ”我被说的有点尴尬,伸出的手收了回来,干笑着说了一句。

  “哪有……”林伊曼哼了一声,把头偏了过去,过了好半晌,突然脸上一红,低声说道:“我……我想上厕所。

  ”我听了愣了一下,随后有些挠头,苦笑说道:“这半山腰哪来的厕所,要不……咱下山?”“不行。

  ”林伊曼立刻把俏脸板了起来,非常不情愿:“我才不要下去。

  ”我知道她这是跟大成赌气呢,女人也特别要面子,真要发起脾气来,除非男人先认错,不然她们根本不会先低头。

  刚才林伊曼和大成就是因为上山的事才大吵了一架,现在如果爬到一半就下去,她肯定觉得这是认输的表现,面子上挂不住。

  想通这点,我只能苦笑着说:“那行,咱继续往上爬,上面寺庙肯定有厕所!”“那你背我上去,我爬不动了。

  ”林伊曼说的理直气壮。

  我一听,嘴角忍不住开始抽搐,这他娘的不是开玩笑吗,我一个人爬都费劲儿,背着你,估计连路都走不动。

  谁知道,还不等我开口,林伊曼就眨巴着大眼睛给我丢了个媚眼。

  “背我上山都不愿意,你还好意思喜欢我?”我一下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心中暗骂一句小妖精,不过,好消息是能趁机吃些豆腐,这应该也是林伊曼默认给我的奖励。

  “好吧,我来背。

  ”我微微有些无奈的蹲下身去,下一刻就感觉香风扑来,一个柔软的身子落在我背上,那一对饱满挤压过来,舒爽的我差点没哼出声。

  

“没事的小妍,今天你胡爷爷有点累了,我叫他下次再给你治。

  ”说完,赵大庆直接走了出去。

  “大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次你是故意返回来的吧?”来到院子里头,老胡道。

  多少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老胡自然是看出了赵大庆的意图。

  赵大庆倒是没有否认,直接点了点头道:“胡叔,我想过了,目前走到这一步也差不多了,所以接下来,你也得拿出你的诚意啊!”“什么意思?”“我也就先给你一个甜头,具体的事情,还得你睡了许晓雅,才能办啊!”“这可不带这样的啊!”摇了摇头,老胡道,“这和你之前的许诺不一样啊?”“哎,胡叔,瞧你这话说的,你这买东西也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是,刚出去的时候我还想了一下,直接把我侄女给你睡还是太亏了一点,所以啊,你也得拿出自己的诚意来,这样才能皆大欢喜嘛!”“行,我也不和你争了,希望你到时候说话算话!”“……”在和赵大庆说了几句话后,老胡也没逗留太久,直接往家里走去。

  其实,抛开赵大庆这边不讲,老胡自己都有睡了许晓雅的想法,只是一直不敢付诸实践,先不说许晓雅能不能同意,恐怕这个事被赵虎知道了,都是吃不了兜着走。

  但现在可不一样了,有了赵大庆的撑腰,他胆子似乎大了一些,更何况,赵大庆保证过,为他解决后续麻烦……真正说起来,老胡压根就不是柳沟村村民,他是城里人,老伴在一年前就去世了,留下来两套房子,刚好给两个儿子一人一套,自己呢,到这乡下来承包鱼塘,还是租的别人家房子。

  而和他租住在同一个大院的,是一名乡村支教老师,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名叫苏玥儿,别看小姑娘年纪轻轻,结婚倒是挺早的,小孩都快半岁了,老公还是镇上公务员,名叫吴振邦,戴着一个金丝眼睛,高高瘦瘦的,工作倒是挺忙,只有周末回来一趟。

  回到大院里头,苏玥儿刚好坐在院子的皂荚树下乘凉,给自己的宝宝哺乳,衣服掀起一角,露出一片雪白……“胡师傅,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回来啊?”看到老胡出现,苏玥儿面色一红,赶紧就把衣服遮盖了下来。

  “在大庆家和他喝了两口小酒,所以回来的有点晚。

  ”微微一笑,老胡装作没看见似的走上去逗了几下小家伙,长得倒是挺可爱的,眼睛贼大,眨巴着小奶嘴,还乐呵呵笑着。

  很快,老胡感觉眼角一晃,似乎捕捉到了一抹异样的白,因为居高临下的缘故,他竟然看到了苏玥儿的领口,里头什么都没穿……由于还在哺乳期的缘故,那儿显得特别有料,当时老胡就有些呼吸急促了,但表面他还是不动声色道:“哎,你说振邦娶了你这么好的媳妇,还生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宝宝,真是他的福气啊!”“胡师傅,瞧你这话说的,振邦能娶我,也是我的福气啊!”“行啦,今天有点累,我先回屋洗个澡,对了苏老师,改天我从鱼塘抓几条鲫鱼过来给你熬汤,补补身子。

  ”很快,老胡回到自己屋子,烧了点水后,他痛痛快快洗了个澡,而院子里头,苏玥儿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进了屋子,只剩洁白月光飘洒着。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老胡就跑到村口,去自己的鱼塘看了一下,现在是六月中旬,根据他的推算,再有半个月,自己的鱼塘就能丰收一次了,今年行情还不错,到时候应该能卖上一个好价钱。

  然而,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隔壁玉米地,却传来一阵(大炕上性经历)窸窸窣窣的声音……瞬间,老胡的神经就高度紧张了起来,柳沟村之所以称之为柳沟村,就是因为这个村落的地理位置独特,周围都是群山环绕,只有村口一条路能去镇上,还是半年前刚开始硬化的。

  而在柳沟村的周边,经常有野猪出没,先不说偷吃庄稼,袭击人的事件一年都会发生三五次。

  出于本能反应的,老胡加快脚步,想着能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但没走多远,他却听见了一声嘤咛从玉米地里传来:“虎哥,你使点劲……”好像是个女人的声音…….虎哥?是谁?疑问在老胡心头浮起,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转身,然后慢慢靠近声音源头,很快,他就瞧见了震撼的一幕……那是一对光着身子的男女,在探讨着人类生命起源的问题,而且,面孔对于他来说是无比熟悉的,一个是村主任赵虎,另一个竟然是村头小卖部老板娘张小莲!奶奶的,这张小莲就是一个小媳妇,平时看着挺老实的,可现在呢?那形象和他印象中的完全不同……更让他大跌眼镜的是,张小莲竟然主动蹲下,然后张嘴……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他俩才消停下来,只见张小莲靠在赵虎身上,抚摸着他的胸膛道:“虎哥,你比我家男人强多了,我都忍不住佩服你了……”“嘿嘿,小样,你虎哥我可是练过的,就凭二柱那憨货,也配和我比?我看啊,你还是早点和他离婚,跟我过得了,省的以后偷偷摸摸的!”“跟你过?那你家许晓雅不得活吞了我啊?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瘪瘪嘴,张小莲道,“对了虎哥,我看最新一批低保名额得下来了啊,你看看你这边能不能通融通融,给我也弄一个名额啊,你也知道,二柱他从小就没了爹,现在老娘还一直瘫痪在床上,家里一直都是揭不开锅,如果有了这个低保……”“这个好说,毕竟几个月前我就答应过你了嘛!”在张小莲屁股上拍打一下,赵虎舔了舔嘴唇道,“不过….我看你家雨墨也快长成大姑娘了吧,是不是得给你虎哥我先尝尝鲜,不然便宜了别的男人……”“虎哥,这可使不得,我家雨墨才刚满十七啊,她还得考大学呢……”面色一变,张小莲道。

  “什么十七不十七的,就是这种年纪的小姑娘才水嫩。

  ”转而狠狠在张小莲屁股上捏了一把,赵虎道,“张小莲,我就实话和你说吧,只要你把你女儿给我睡上一次,低保名额我立马就给你们家,说到做到!”听到赵虎的话,老胡都感觉这家伙是个混蛋了,竟然借着自己的职权去满足自己的私欲,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当上村主任的,估计还是在村子里欺男霸女惯了,所以大家都害怕他,选举的时候才会放水!“这样吧虎哥,我回去考虑考虑,过几天给你一个答复。

  ”这是张小莲的最后一句话,说完她就开始穿衣服,走出了玉米地。

  回家后,老胡还是一直想着这个事情,为什么赵虎能一直在村子里横行霸道,归根结底,还是柳沟村交通不太便利,大家观念都比较传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再说了,赵虎现在做的这些勾当,始终是拿不上台面的,倒没有到天怒人怨的地步。

  就在他渐渐陷入沉思的时候,院子里突然走进来一道靓丽的倩影,大概有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穿着包臀短裙,白色针织衫,脸上还化着淡妆,就是这种打扮,在交通闭塞的柳沟村还是挺少见的。

  而这个女人,就是许晓雅,也就是赵虎的媳妇,属于外来人口,观念上自然比较先进。

  “胡师傅,你在家吗?”走到院子里头,许晓雅就开始叫唤了起来。

  “哎,我在的。

  ”听到这个声音,老胡赶紧推门走了出去,目光第一眼就直勾勾落在了许晓雅的包臀短裙上,他心里想着,也不知道里头藏了多少美妙的风景,真想慢慢掀开,一窥究竟……“从今天早上起床开始,我的小腹又开始疼痛了,胡师傅你给我看看吧…..”这时候的老胡才发现,许晓雅的柳眉微微蹙起,神色明显有些困苦,她的双手,还捂在了小腹位置。

  

幸运的是,林倩没有嫌弃我,一直默默地陪在我身边。

  她给我端水,给我擦脸,无微不至地照顾我。

  后半场我们去了KTV,是一个豪华包间。

  一进门我都被惊呆了,这里简直像皇宫一样华丽啊!我之前谈过很多业务,免不了要去这种地方,但从来没这么奢华过。

  “今天我请客,只求各位老同学玩的开心!”突然,一个男声在门口响起。

  我们回头望去,是付林东。

  刚才吃饭的时候他没来,说是有事脱不开。

  没想到,这后半场他倒是出现了,而且一下就这么大手笔。

  “各位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点,玩的高兴就好!”他大步走进来,搂着几个男同学。

  付林东还是老样子,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唯一不同的是戴上了眼镜。

  他穿的还是很休闲,但能看出来都是牌子货。

  脸上永远都带着笑容,让你猜不透他到底想什么。

  对谁都很友善很和蔼,但却让你不经意间察觉到距离感。

  付林东,不是一个好接近的男人。

  “难以捉摸”,就是当年我们给他起的代名词!谁都不知道他家里做什么的,但大家都认为他是个富二代。

  “付总,这是菜单。

  ”过了十秒钟,有个女服务员走了进来。

  在称呼付林东的时候,她叫的是“付总”。

  “老付,你混的可以啊!”有个男同学和他关系较好,上前笑着打趣。

  “一个小会所而已,你们快看,咱们赶紧点赶紧玩起来啊!”他含糊其次地略过,招呼着大家别客气。

  东道主都这么说了,谁还客气?大家一拥而上,点了很多吃喝。

  那些平时不敢喝的酒,今天都开了好几瓶。

  反正有钱人家的少爷要请客,谁不想宰他一笔?我也想过去好好点一番,但无奈喝了太多酒,已经昏头转向了。

  “这是曾强?怎么喝了这么多?”模糊之间,我看到他朝我走来。

  张建他们就站在我旁边,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

  刘媛自来熟,很快和几个女同学打成一片,到一旁唱歌去了。

  起初林倩比较内敛,慢热,所以一直守着我。

  但后来,我竟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包间内咿咿呀呀地,吵得我头更晕了,但又睡不着,只好瘫坐在那里。

  “曾强!你不能装醉啊!来,起来接着喝。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个男同学又拉着我喝。

  反正都已经醉的差不多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又喝了多少。

  但就是这次同学聚会,改变了我和林倩的轨道。

  躺在沙发上的时候,我好像看见林倩拿着手机出去了。

  再回来的时候,满脸笑容。

  但我实在没力气去问她干什么了,只知道趴在垃圾桶旁边哇哇吐。

  凌晨,聚会结束,我们回到了出租屋。

  一觉到天亮,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我都忘了。

  看到卫生间衣服上的呕吐物,我才知道自己昨晚多失态。

  我懊悔地挠了挠后脑勺,恨自己没出息。

  这时,我身后却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

  “你醒了。

  ”林倩的语气还是那么温柔,让我心里一暖。

  “老婆对不起,昨晚我肯定很失态,让你丢人了!”我一把抱住她,动情地道歉。

  但不知为何,她身子颤了一下。

  那架势,仿佛想把我推开。

  但她终究还是乖乖让我抱着,我才认为刚才是错觉。

  “没事,知道你最近压力大,发泄出来就好了。

  ”她拍了拍我的后背,声音温柔地要滴出水来。

  天啊,有这么好的老婆,我还要求什么?“吃饭吧,我给你熬了粥,对胃好。

  ”她又补充了一句。

  我幸福地“嗯”了一声,跟她去了外面。

  早饭吃的很温馨,虽然只是简单的白粥和包子,但我吃得很香。

  反倒是林倩,仿佛没什么胃口。

  “老婆,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我觉得可能是昨晚我折腾了很多,她照顾我太累了。

  “没什么,就是天气热了,没什么食欲,你快吃吧。

  ”林倩柔柔一笑。

  看起来是没什么问题,但我总觉得她有心事。

  至于是什么,我不知道。

  “对了,我有个朋友刚搬完家,想让我去帮忙收拾一下……”吃到一半的时候她开口。

  没等她说完,我就点头答应了。

  “去吧去吧,收拾完好好玩玩,我在家等你。

  ”我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很是宠溺。

  老婆这么好,我当然也要给她足够的空间。

  “好~”她乐呵呵一笑,转身收拾自己去。

  半小时后,林倩高高兴兴出门了。

  我在家洗了衣服,又收拾了一会,就躺在床上休息。

  今天是周末,也不用上班。

  昨晚喝太多了,实在是有点不舒服。

  张建和刘媛不知道干嘛去了,谁都不在家。

  但下午的时候,刘媛竟然回来了。

  “你没事了?”一进门,她一边脱高跟鞋一边问我。

  “没什么事了。

  ”我淡淡地回答。

  “哎,你昨晚真是喝的太多了,吐了一路啊。

  ”刘媛撇着嘴说,顺便还摇摇头。

  “肯定很丢人吧?”我忐忑地问出口,感觉耳根都红了。

  说真的,我还是一个比较要面子的人。

  “丢人是次要的,主要是对身体不好啊。

  ”令我意料之外,刘媛竟说出了这样的话。

  我以为,她肯定会好好笑话我一番,因为她就是那样直爽的性格。

  但没想到,她居然出口担忧我的健康了。

  “趁现在还年轻多喝两杯,不然以后没机会了。

  ”我挖苦自己两句。

  刘媛给我倒了一杯水过来,“来,多喝热水。

  ”“谢谢。

  ”我下意识回了一句。

  “怎么,你还跟我客气啊?”她坐在我床边,用胳膊肘怼了我一下,笑的很暧昧。

  “咳咳——”我被她这个笑吓到了,喝酒都呛了两口。

  “张建干嘛去了?要是突然回来看到咱俩这样……”我看向门口,生怕有人会突然推开门。

  “你怎么这么怂?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啊?”刘媛有点不乐意了,撅起了粉嫩的小嘴。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么,张建对你也确实是……”可能是出于自己的良心,我总是想给张建说好话。

  “别在这当和事老了,真当自己纯洁无瑕啊。

  ”她突然怼了我一句,起身就想走。

  “哎,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把女同学摸出水了)我将水杯放在桌子上,起身就抱住了她。

  “你看你,说两句话就不高兴了。

  ”我附在她耳边,有点激动地说着。

  在家里来,还是第一次。

  “你不怕他回来了?”刘媛没有挣脱开我。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怎么,这么渴望是不是想我了?”我出口挑逗她。

  “难道你不想我?也是,每天如花似玉的老婆在身边,还想我做什么呢~”她语气酸酸的,竟然像是吃醋了!“你不会是吃醋了吧?”我下意识地问出了口。

  但问完后我就后悔,如果她回答“是”,我该怎么办呢?“对啊!我就是吃醋了,所以现在,我要好好地惩罚你!”她突然一个转身,把我压在了床上。

  我们四目相对,电光火石噼里啪啦地闪现。

  在我和林倩睡过的地方,我和刘媛又翻了一边。

  因为实在太刺激了,我很快就缴械投降了。

  但还没人回家,我们大着胆子又来了一次。

  这一次,我才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好一番温存,我们终于偃旗息鼓。

  她去浴室洗澡,我躺在床上酣睡。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傍晚时分了。

  刘媛也不在,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要不是床单皱皱巴巴的,我还以为和刘媛的是一场梦呢。

  屋里空荡荡的,我突然感觉有些寂寞。

  林倩怎么还不回来?收拾屋子要一天的时间吗?还是去逛街了?我没忍住,给她打了个电话,但是没有人接通。

  兴许是玩得太嗨了,我没有多想,起床自己叫了外卖。

  难得这么清闲,吃完饭我开始打游戏。

  过了两个小时,张建和刘媛竟一起回来了。

  看刘媛自然的神态,好像白天一切都没发生过。

  难道真是我做梦?这也太奇怪了吧!我们聊了一会天,他们已经准备睡了,林倩才回来。

  她手里提了两个袋子,身上还换了一身衣服。

  “老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关切地问,还主动过去帮她提袋子。

  拿过袋子的时候,我发现里面是首饰盒,貌似是戒指项链之类的。

  而且看牌子,都是上千块的货。

  林倩发财了?怎么买这么贵的东西?说真的,我们结婚都没给她买过一个像样的首饰。

  这点是我亏欠她的,所以我才那么拼命的工作,想要补偿她。

  “跟朋友收拾地太晚了,之后又拉着我去逛街,好累啊……”林倩脱了高跟鞋,也是一副很解放的表情。

  “辛苦了老婆,这身衣服很漂亮哦。

  ”我夸赞了一句,买两件衣服没什么,我还是可以负担的起的。

  “哇塞,林倩,这可是名牌哎,好几万吧?”这时,刘媛走过来了,发出惊叹的声音。

  我这才看过去,但是等着林倩主动说话。

  “没有啦,我哪有那么多钱,这两个是我朋友送的,说是用不到了,闲着也是闲着……”林倩赶紧解释。

  看她的笑容,我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d.aspx?6683.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d.aspx?6311.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d.aspx?1587.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d.aspx?1538.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d.aspx?7059.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d.aspx?1146.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d.aspx?4491.html

https://www.printedsiliconewristband.xyz/twd.aspx?5988.html